2016年车用燃油价格监察

2016年6月7日 年月日
转发
电邮此页面

2016年車用燃油價格監察

报告内容只提供英文版,请按此处浏览英文版网页。 

消费者委员会发表最新一份车用燃油价格监察报告,发现过去一年国际原油价格呈现下行趋势的同时,车用汽油牌价尽管没有出现「加多」,但继续有「减少」的情况,并进一步扩大平均汽油进口价和牌价之间的差距。根据消委会估算,油公司在各项成本未有显著增加的情况下,有机会因此赚取更丰厚利润。

没有「加多」但持续「减少」

国际原油价格自2014年7月拾级而下,由每公升$5.27,下降至今年3月的每公升$1.91,跌幅达63.8%。在国际油价大跌的环境下,油公司牌价并未发现「加多」的情况,但减幅明显与国际原油价或进口价变动并不一致,以至消委会去年报告提到的「减少」现象仍然持续。

消委会发现自2013年上半年到今年首季,国际原油价格与汽油牌价,以及汽油进口价与牌价的平均价格差距进一步扩大。前者的平均价格差距由2013年上半年每公升$5.53,逐步增至2015年第4季至今年首季的每公升$6.21,升幅为12.3%;同期汽油进口价与牌价之间的差距,更由每公升$4.36,扩阔至每公升$4.96,升幅达13.8%。特别当国际原油价波动日数频密时,平均价格差距愈见明显,油公司能从中赚取利润的机会随之增加。

没有「加快减慢」

另外继去年报告指汽油牌价在2013年上半年出现的「加快」及2014年下半年的「减慢」现象后,消委会继续检视油公司调整价格数据,在2015年至今年首季,并没有显示「加快减慢」的迹象。

成本并未显著上升

油公司定价时,除国际油价外亦会考虑其他成本,报告同时搜集在市场上的公开数据,以了解油公司主要成本的升跌。消委会曾于今年3月分别去信所有油公司,要求提供相关的成本数据,但只有2间愿意提供部分数据,1间拒绝提供,另外2间未有响应。消委会根据公开资料,以了解油公司定价和成本之间的关系。

根据政府统计处的最新数据显示,燃料零售市场在2013年及2014年的盈余总额,分别上升约6成及3成半,期内的营运开支则分别下跌16%及近3%。此外,本港的领牌汽油车辆数量由2013年的49万上升至2015年的56万,升幅14%,带动本地整体无铅车用汽油销售,市场每年有平均4%的增长。

油站的地价成本是油公司开支的重要一环,分析数据显示自2013年至2015年地价成本按每公升汽油销售量计持续下跌,由$1.30下降至$1.25。政府为引入竞争,自2003年开始引入新的油站招标安排,取消油站投标者必须持有特别进口牌照或燃油供应合约的规定。消委会根据地政总署的卖地记录数据,搜集2003年至2015年的油站招标地价,估算2006年前后招标油站的地价成本变化。结果显示,总地价每年成本由$7.356亿升至$7.652亿,轻微上升4%。不过,期内油公司的销售由5.65亿公升,上升至6.14亿公升,升幅达8.7%,令地价按每公升汽油销售成本计算持续下跌。

至于油公司向消费者提供折扣优惠的成本,虽然以折扣百分比计算,过去3年有所上升,但每公升实际折扣价值不升反跌,原因是近年牌价下跌所致。同时油公司提供的折扣优惠非常复杂,易令消费者产生混乱。例如其中一间油公司在平常日子,以油卡支付可获每公升$1.2的折扣,如以现金支付,则只有$0.9的折扣;不过如在指定的宣传日,油卡的折扣不变,但现金支付则可获每公升$2的折扣优惠。除非消费者有留意各项宣传细节,否则未必能享用较高的折扣。消委会建议油公司直接下调牌价回馈消费者,以取代目前繁复的优惠折扣。

须增加信息透明度

本港汽油市场透明度较低,消委会要获取相关数据和数据以作分析,亦面对不少困难。例如外界指,应以新加坡离岸价(即普氏平均价MOPS)和本地燃油价格作比较。然而相关信息并非公开参阅,所以消委会以相关系数显著的国际原油价格作分析。消委会提议政府可增加讯息披露的透明度,透过更频密发布车用燃油进口价数据和相关趋势分析,以至有关油价市场的成本结构报告,均有助公众对燃油价格波动的了解和监察。

提升市场竞争环境

消委会一直关注汽油市场的定价行为及竞争环境,并曾于1999年发表报告,提出政策建议,特别是引入竞争和促请政府加强监管等。是次报告亦同时分析行业的市场竞争及定价模式。在市场成功引入2间新的油公司后,原来3间油公司的油站数目份额由1998年的93%跌至现时的73%。虽然市场上的竞争者有所增加,但未能释除公众对油公司是否有合谋定价的忧虑。数据显示,5间油公司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有均约80%的日子的汽油牌价完全一样。

竞争事务委员会正就行业的市场竞争进行研究,消委会期望竞委会的报告,能对汽油市场作更深入分析,并就促进竞争提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