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车用燃油价格监察分析

2020年5月21日 年月日
转发
电邮此页面

Download PDF

报告

 

近期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纽约期油四月底更一度跌至每桶负40美元的历史性新低。本港车用燃油零售价一直高踞世界前茅,捱贵油的香港车主都期望燃油价格亦能随国际油价应声下跌,然而本港车用燃油价格仍然高企,更突显本港燃油市场长久以来存在高油价、低透明度,甚至质疑油公司之间是否存有「合谋定价」之嫌。

根据《消费者委员会条例》,消委会一直关注及监察本港汽车燃油价格对消费者的影响,并于2015年及2016年两度发表本港车用燃油价格监察报告,分别指出本港汽油牌价有「加快减慢」及「没有加多、但持续减少」等现象。有见近期国际燃油市场急剧变化,是次调查承接过往研究方式,以长达7年(2013年至2020年首季的数据),检视国际布兰特原油价格、经提炼后输入本港的每月汽油进口价,以及汽油牌价等3组数据之间的变化、关连,和差距。分析结果如下:

牌价与布兰特原油价及进口价差距增近倍

分析显示,由2013年至2020年首季,牌价和布兰特原油之间最高与最低的每月价格差距上升了85.2%。同期,牌价与汽油进口价格最高与最低的每月之差距更高达107.9%。其中在2020年3月,录得2组数据的每月最大差距,分别为每公升$9.48及$8.44,显示在7年间,牌价相对布兰特原油,和汽油进口价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特别是自2016年下半年后,儘管布兰特原油价格相对稳定,但其与牌价之间的差距幅度更趋明显。

儘管布兰特原油价格和进口价回复2016年初水平,牌价较4年前上升$3

数据显示,在2020年3月,布兰特原油和汽油入口价格均回落至2016年首季相约水平,但同期稅前汽油牌价却由2016年3月,每公升$7.90,上升至2020年3月,每公升$11.15,差价逾$3。事实上香港的车用燃油需求十分平稳,而油公司亦积极以低价採购燃油,并不断解说是各项营运成本高涨,例如油站地价或日常支出等所致,过去4年,在汽车燃油税收不变的情况下,本港车主支付每公升油价亦增加了$3,值得深究原因。但由于进口价格及成本欠缺透明度,不论消委会或其他持份者亦难以进一步分析各类成本占逾$3增幅的比例。本会期望政府和油公司能披露有关数据,增进社会对业界的瞭解,解开迷团。

除2014年外,7年间牌价存在「加多减少」现象

消委会根据过去7年所搜集的数据,发现由2013年至2020年首季,每公升布兰特原油价格和进口价,累积变动分别下降了$4.3及$3.68,然而同期牌价累积变动不但没有下跌,相反却增加了$0.1,显示7年间,每公升汽油牌价的累积加幅,与布兰特原油价格和进口价累积差距达$3以上。若将7年间的汽油牌价和布兰特原油价格累积增减作比较,则每公升牌价在减价时,「少减」了$2.4,和加价时「加多」了$1.99;同样,若以7年间的牌价和进口价累积增减作比较,则每公升牌价在减价时「减少」了$0.68,和在加价时,「加多」了$3.09;消委会是次分析,以3组数据在过去7年的累积价格增减作比较,可以减低汽油牌价在回应布兰特原油和进口价变动时的滞后因素,客观反映油公司有否跟随布兰特原油价格和进口价调整牌价。

近年没有加快减慢迹象,但油公司牌价高度一致

本会检视布兰特原油价格变化,对牌价的影响是否有明显的滞后关联。分析结果显示:在2015年上半年(第7天)、2019年上半年(第5天)及2019年下半年(第1-2天及第7-8天),布兰特原油价格加价与随后平均牌价的加价,两者之间存在着显着的关係。以及在2014年下半年(第8天),2015 下半年(第1及7天)及2016下半年(第9天)布兰特原油价格的下跌与随后平均牌价的降低,两者之间的关係亦见显着。至于其他时间,尤其是在最近几年,油公司似乎没有「加快、减慢」的迹象。

儘管如此,根据消委会油价数据库的资料,过去7年,5间油公司汽油牌价相同的日数的比率,除2015、16及18年外,其馀年分均呈上升趋势。在2019年,各油公司油价一致的日数比例较之前一年增加了14.5%,达86.8%,而在2020年首季,更进一步攀升至92.3%,为历年新高。

消委会又分析5间汽油公司的价格调整行为,发现除了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下半年和2018年下半年外,它们的行为非常近似。虽然在不同时期,油公司的价格变动次数可能看来是有所不同,但它们很快就会在几天之内将价格调整至相同的水平。在2020年第一季度,3间油公司将牌价直接从$17.59减价$0.25至$17.34,另外2间公司则将其价格分两次降低,即从$17.59减至$17.49,然后在2天内进一步从 $17.49减至$17.34。

自2000年中期本港车用燃油市场引入2个新的竞争者,令原来3个主要营办商的油站数目分额,由1998年超过93%降至2020年下半年约67%。然而儘管出现此等变化,近年油公司之间的燃油零售价越趋一致,加深公众对汽油牌价是否公平合理的疑问。

折扣优惠繁杂,寻找最佳优惠殊不容易

油公司经常声称向消费者提供了林林种种的折扣和促销活动,但各种折扣或快闪优惠繁複,经常令消费者难以捉摸,怎样才能以最便宜的价格入油。实际上,消费者购买每公升汽油的支出仍持续上升,由2016年至2020年第一季,减除门市折扣后,消费者购买每公升汽油的价格,上升介乎$2.5至$3.07不等,造成入油支出愈来愈高,甚至有消费者向消委会投诉,指油公司的汽油优惠券有误导之嫌。与过往报告一样,消委会建议油公司,直接将优惠反映在油站的牌价上,对消费者来说最简单直接和受欢迎。

检视政策和提升市场透明度,构建公平市场

油公司过去指出,在零售汽油的成本核算和定价决策中,是使用新加坡离岸价(即普氏平均价MOPS)作为基準价格,并非布兰特原油价格。然而MOPS资讯并非可公开参阅,就算花费昂贵费用订阅此数据,其使用亦受到条款约束。故消委会继续以布兰特原油价格及本地汽油牌价变动的稳定性作分析,主要是在过往分析清楚显示,布兰特原油价格及进口油价与本地汽油牌价存在高度相关性。由于汽油价格涉及民生利益,在经济回落的情况下,高油价将进一步加重市民的负担,故儘管消委会在取得相关数据上存在困难,仍多方採集自本会油价数据库、政府统计处,以及相关公开资料作分析。

消委会认为油公司作为跨国企业,应有能力披露更多有关成本和销售数据,提高资讯透明度,以释除长久以来公众对行业的种种质疑。另外,让市场得以有效监管,和在平衡民生负担的大前提下市场可持续发展,消委会期望政府,不论在频密和详细程度上,加强披露燃油市场进口价的资料,让社会对市场予以监督。长远而言,消委会亦建议政府再次就燃油市场作政策研究,检视利弊和作出规划。竞委会作为监管市场竞争的法定机构,可考虑赋其权力,对燃油市场进行调查;消委会现阶段对消费者最实际的建议是多加留意和细心比较不同优惠,务求以最实惠的价格入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