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請外傭惹來一肚氣

2016年4月14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474
轉發
電郵此頁面

洗衫、煮飯、清潔家居、照顧長者以至接送子女,是很多市民「正職」以外的日常繁忙事,面對分身不暇的難題,聘請外傭是不少家庭的選擇。可是從消費者聘請外傭的經驗看來,箇中所帶來的煩惱,可能比自己處理家務更讓人「頭痛」。雖然2015年本會接獲有關聘請外傭的投訴較2014年回落,總數仍達234宗,勞工處去年亦成功檢控12間涉及無牌經營及濫收求職者費用的外傭職業介紹所,反映業內服務質素良莠不齊,消費者或會因此招致時間或金錢上的損失。

個案一:女傭上班遙遙無期僱主苦等

譚太於2015年9月透過A公司聘請一名在港菲傭,費用$6,800,當時職員承諾菲傭離境回港後,可於11月中上班。直至11月下旬,菲傭的上班日期仍未確實,在譚太再三催促下,A公司以女傭未辦妥驗身、母親病倒等為由推搪;其後,即使譚太獲確認女傭可於12月初正式上班,但最終仍沒有出現。最後,A公司更知會譚太該名女傭不會來港,着她另選女傭。譚太急需女傭照顧兩名小孩,接連「失約」令她大失預算,遂向A公司提出取消合約但被拒。A公司提議她轉聘另一位女傭,若仍不成功,最多可退回$3,000,譚太認為安排不合理而拒絕。譚太隨後向入境處查詢,發現A公司竟從未為她遞交相關的申請資料,於是向本會投訴及要求退款。

跟進

A公司回覆指譚太的申請是交予菲律賓當地的合作夥伴辦理,而當地公司一直聲稱正在進行申請手續,便將有關進度告知譚太,該名菲傭最後不願來港實非他們所能控制。經本會調停後,A公司同意安排全數退款或以半價優惠協助另聘女傭,譚太謂以往聘請女傭不會出現這些問題,對A公司已失去信心,於是選擇全數退款。

個案二:女傭「不對辦」與履歷不符

張小姐向B公司要求聘請懂廣東話的女傭,以照顧年邁的父母。B公司推薦一名印傭,並提供了該印傭以廣東話作自我介紹的預錄視像片段,儘管該印傭的廣東話不是十分標準,張小姐亦聽得明白。另外,她見其履歷表註明廣東話良好,通過印尼培訓公司600小時的培訓及考核,烹飪經驗亦屬中等,便答應選用該印傭並支付$8,900。該印傭於兩個月後正式上班,可是,張小姐發現她原來連洗菜及切菜等簡單入廚技巧亦不懂,大部分時間呆站在廚房及把玩流動電話,最嚴重的是她完全聽不懂廣東話,連一些單字亦未能表達,根本無法與家中長者溝通。張小姐隨即告知B公司印傭的實際情況與履歷相差甚遠,職員聽後表現愕然,聲稱他們亦是相信印尼培訓公司的推薦,職員同時告知她更換新女傭需要支付約$6,000手續費,而辭退女傭亦要支付額外費用,故建議她繼續聘用。張小姐感到無奈,唯有詢問B公司可否給予支援或協助,惟B公司沒有積極回應。張小姐認為B公司沒有審慎評估外傭的實際工作及語言能力,當僱主發現有問題要求更換女傭時,卻要求額外費用,非常不合理,對僱主亦毫無保障,於是要求本會協助解決此糾紛。

跟進

B公司回覆本會指已為張小姐辦理聘請手續,女傭亦成功到港為她工作,指女傭的語言能力屬主觀判斷,堅持不會退款或免費更換新女傭。本會向張小姐轉達有關回覆,她明白追討損失有困難,同時告知本會早前已辭退該名印傭,後來從入境處得悉該名印傭沒有使用她給予的機票離境,她已自行向海關及入境處投訴B公司。

個案三:上班一個月便要求離職

黃先生及太太欲聘請女傭照顧嬰孩,聽說從未來港工作的女傭較「聽話」,於2014年9月向C外傭顧問公司提出,女傭須為第一次來香港及有照顧嬰孩的經驗。C公司為他挑選了一名年約30歲的印尼籍申請者,履歷表列明從未在其他國家工作,黃先生同意聘請她,即日支付中介服務費$6,380予C公司。黃先生稱輾轉一輪,該名印傭最終於2015年1月上班,但太太發現她不懂得為嬰孩換片及沖奶等工作,期間太太已不厭其煩教導她,但她工作態度散漫,更於1個月後向他們表示不開心,要求離職。黃先生感到驚訝,初時懷疑是否因她首次來港不習慣新環境,再三詢問下該印傭才告知曾來港工作,而她的身份證亦是2012年發出,印傭最後於2月28日正式離職。黃先生稱當初相信C公司經營外傭中介多年,應能提供專業服務,豈料替他挑選的女傭卻與雙方協議不一樣,公司更聲稱沒有責任確保有關女傭的資料正確,只能以半價為他另聘女傭。黃先生感到失望,要求退回所有服務費。

跟進

本會接獲個案後嘗試與C公司調停,公司解釋該印傭自行辭職,亦按法例要求給予僱主一個月通知,個案與其公司服務無關,拒絕退款,本會唯有建議黃先生考慮透過民事途徑追討。

總結

近年涉及聘請外傭的投訴,主要圍繞聘請等候時間過長、外傭未能如期上任及服務質素不理想,當中亦有消費者質疑外傭想另覓更佳的工作機會,故意降低服務水準,使僱主迫於無奈提出解僱,從而另覓新僱主及得到解僱賠償。消費者繳付服務費予外傭介紹所,往往是相信外傭介紹所的專業,並倚靠其提供有關外傭的資料從而選擇合適人選,假若外傭介紹所未能就外傭資料的準確性審慎把關,便有損消費者的權益。有見及此,勞工處準備為外傭介紹所行業擬訂一套實務守則,本會相信此舉有助提升業界的服務水平及增加消費者的信心。

注意事項

  • 選擇持牌外傭介紹所:坊間外傭介紹所多不勝數,消費者除了可向曾使用服務的親友汲取意見外,亦可循公司持有的牌照作出考慮。根據香港法例,所有職業介紹所在開始經營前,須先向勞工處的職業介紹所事務組申請牌照,而牌照有效期為1年。消費者應留意代聘印傭或菲傭的公司須獲當地駐港領事館認證,因此光顧外傭介紹所前,應核實該公司是否持有有效商業登記、職業介紹所牌照及領事館認證,以得到較佳保障。
  • 留意合約條款及費用:消費者於簽訂合約前,應細閱條款,尤其留意合約有關傭工上任日期及若然未能如期上任的條款及安排,以及消費者在甚麼情況下可更換傭工,及有關的安排和收費等。另外,聘請外傭一般涉及若干文件及行政費用,消費者應留意支付外傭介紹所的服務費內容,以瞭解是否仍有需要僱主付費的項目,及假若服務出現問題時,退回該些費用的可能性或安排。若有含糊不清之處,應跟介紹所弄清楚,有需要時在合約內適當註明。如果對傭工的服務水平、工作範圍等方面有特定要求,亦須釐清,並在合約內清楚列出。這可增加保障,減少爭拗。
  • 把握親自面見或視像會面機會:部分外傭介紹所可為僱主安排親自面見或視像會面,消費者應盡量把握與外傭直接溝通的機會,預先讓外傭瞭解工作環境、服務對象及工作範圍,藉此瞭解其語言及工作經驗。然而,如外傭介紹所只能安排外傭在錄影視像片段中介紹自己,但不能讓消費者直接與外傭對話,消費者或未能全面評估該外傭真實的語言溝通能力。
  • 有關終止合約的安排:外傭與本地僱員同樣受到《僱傭條例》的保障,並可享有外傭標準僱傭合約內所載列的權益,不論是僱主或外傭中途終止合約,只要任何一方向對方發出一個月書面通知或支付一個月代通知金,便不屬違法,而僱主提出終止合約,更需要向外傭支付其他與終止合約有關的款項。消費者如對僱傭合約或《僱傭條例》有疑問,勞工處勞資關係科設有免費諮詢及調停服務(電話:27171771),協助僱主及外傭瞭解各項僱傭權益及解決爭議。
  • 留意外傭介紹所與外地合作夥伴的關係:消費者應留意外傭介紹所必須與外地公司合作,雙方會就傭工的篩選、培訓、評估及招聘各方面配合,然而兩地的服務水平或標準可能有差別。外傭介紹所不能單靠相信當地合作夥伴提供的傭工資料,而完全免除其確保外傭資料準確性之責任。如消費者發現外傭的實際情況與外傭介紹所提供的資料有明顯差別,這有可能構成失實陳述及觸犯《商品說明條例》,消費者可聯絡香港海關作出查詢及投訴(電話:2545 6182)。

找外傭中介服務 換來一肚氣? (影片內容)

請外傭原意在幫輕吓家頭細務,但如果外傭職業介紹所服務有問題,或者外傭工作表現不符理想,分分鐘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個案一:外傭上班遙遙無期

這位太太去年9月透過A公司聘請一名外傭,費用$6,800。
職員表示外傭可於11月中上班,但等到11尾仍未知何時到埗。
A公司期間只是收到短訊回覆,最後更回覆外傭未能上班。事主要求退回所有費用,但該公司只願意退回$3,000,事主於是向消委會投訴及要求退款。

經消委會調停後,A公司同意安排全數退款或以半價優惠協助另聘女傭,事主最終選擇全數退款。

個案二:外傭「不對辨」與履歷不符 

位投訴人想聘請一名懂廣東話的外傭照顧年長的父母,B公司向她提供一個錄影片段,看到外傭用廣東話介紹自己。另外,她的履歷表註明廣東話良好,通過印尼培訓公司600小時的培訓及考核,烹飪經驗亦屬中等,投訴人便答應選用該外傭並支付$8,900。

兩個月後該外傭正式上班,投訴人發現她原來連入廚技巧也不太懂,亦無心工作,同時更無法用廣東話溝通,於是向B公司投訴。但B公司表示如果要更換女傭,需要支付約6千元手續費,事主於是要求本會協助解決此糾紛。

個案三:上班一個月便要求離職 

事主打算聘請外傭以照顧自己的嬰孩。她聽說從未來港工作的女傭較「聽話」,於是找了外傭顧問C公司,支付中介服務費$6,380,為他們挑選一名懂得照顧BB,又表明未在其他國家工作過的外傭。 

但事主發現原來該名女傭不但不懂照顧嬰兒的技巧,更在1個月後表示不開心以及要求離職。事主以為女傭首次來港不習慣新環境,後來個外傭才告知她曾來港工作,並在2012年取得身分證。該外傭最後在2月底離職,事主其後向消委會投訴。

事主指該名女傭並非初次來港工作,不符合協議內容。但C公司職員卻向事主表示,沒有責任確保女傭的資料是否正確。他又建議協以半價收費,協助事主僱用另一個女傭。事主就堅持要C公司退回所有服務費。然而C公司解就釋該,外傭是自行辭職,與該公司服務無關,拒絕退款,消委會就建議事主透過民事途徑追討。

消費者選擇外傭介紹所須注意:
1.    光顧持牌外傭介紹所
2.    留意合約條款及費用,包括外傭未能上任的安排或退款的可能性
3.    把握親自面見或視像會面機會,直接評估對方的工作能力。

資料來源:474期《選擇》月刊 (2016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