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牙科服务投诉知多点 免招损失

牙科服务投诉知多点   免招损失

常言道「牙痛惨过大病」,良好的牙齿护理及适时处理牙患,有助减低牙痛的机会。注重个人仪容的年轻一辈,除光顾一般牙科服务外,或会考虑接受一些牙科治疗以改善外观。而年长的消费者有机会需要透过一些复杂的牙科手术来处理牙齿退化的问题,例如订造假牙。本会现藉本文检视牙科服务的常见投诉,提醒消费者选择牙科服务时应注意的事项。

个案一至三

2018年1月,方小姐想改善仪容,以4万多元全包价购买A医疗集团的隐形牙箍疗程,牙医表示疗程约需一年半。方小姐预约7个月后复诊及领取牙套,可是8月初接到A医疗集团的短讯通知,负责她个案的牙医已离职,公司会尽快安排另一位牙医接手跟进余下的疗程。方小姐其后主动查问复诊期,A公司职员称新接手的牙医逢星期三及四工作,现时需要重新编配预约,要求将她的复诊期延后两个月。方小姐表明现有牙套不足够应付多两个月,惜职员反应冷淡,提议她延长配戴牙套的时间,她迫于无奈接受。

 

方小姐原定今年5月替换新一组牙套,不料A医疗集团再度要求延后复诊期,理由是牙医现改为每周工作一天。方小姐非常不满A医疗集团一次又一次延后复诊期,严重拖延其箍牙进度。方小姐指疗程是要因应牙齿移位状况依时更换牙套,事实上不应该延长配戴时间,职员三番四次要求顾客自行延长配戴旧牙套,令她十分担心影响箍牙的效果。方小姐认为A医疗集团罔顾消费者权益,不负责任,决定向本会投诉。

跟进

A医疗集团通知本会将直接与方小姐沟通及商讨安排,亦书面回复表示该名牙医因健康理由需要调节工作日数,故此应牙医要求代为通知顾客更改预约时间。然而,如顾客于箍牙疗程中有任何疑问,可直接与他们联络,牙医会因应情况再作配合。本会转达有关回复后,方小姐没有要求进一步跟进。

陈先生难抵牙痛煎熬,2018年12月前往B私家医院辖下之牙科中心接受治疗,经初步检查后,牙医建议接受杜牙根治疗,费用约$8,000,他认为报价合理遂同意治疗。当日进行口腔手术时,牙医曾告知陈先生因牙科中心的仪器未能处理他的牙齿状况,余下的「手尾」须在B私家医院完成,他亦接纳牙医的意见。陈先生当日缴付了牙髓治疗费及应诊费共$5,234,付款时清楚听到姑娘说余款三千多元,将直接由B私家医院收取。

 

陈先生其后按预约到达B私家医院,并由同一位牙医进行余下的治疗,过程中对方提议再照X光片,声称较有立体感。由于额外照了X光片,陈先生预算余款最多额外添加$1,000左右,可是B私家医院单据上的治疗费总数竟是$8,000,分别是牙髓治疗($6,000)及牙冠($2,000)。陈先生大为惊讶,质疑收费远高于牙医当初的报价,经过一番理论,院方最终允许陈先生支付$4,800解决事件,他亦身心疲倦无奈付款离开。不料两个月后,B私家医院致电陈先生,指他尚欠$3,200,表明若不付清余数便入禀小额钱债审裁处向他追讨。陈先生感到莫名其妙,认为B私家医院收费混乱,遂向本会投诉。

跟进

B私家医院不久后回复本会,同意豁免相关费用,不再追收余额$3,200,并会直接通知陈先生,个案得以解决。

张婆婆于2018年9月在C牙医诊所订造一副上下颚假牙,牙医向她讲解步骤及所需费用约$11,000,之后进行检查及初次倒模,张婆婆亦按指示支付订金$2,500。其后她两次回到C牙医诊所调校牙托,分别支付了第二及第三次费用,共$6,000。整副假牙于11月初完成,张婆婆当日试用时没有感到不妥,付清余数$2,500后便离开。张婆婆回家后持续配戴假牙,数天后感到牙肉痛楚,脷底疑被下颚假牙刮损,上颚假牙则令两边牙肉受损而出现痱滋,使她难以进食。

 

张婆婆向C牙医诊所反映,前前后后进行5次调整亦无果,她亦已放弃配戴假牙。张婆婆认为C牙医诊所没有办法修正假牙的问题,曾向另一间牙医诊所求助,可惜对方亦未能协助解决问题。由于C诊所拒绝退款,张婆婆于是联络本会,她表示花掉逾万元订造假牙,却得物无所用,非常无奈,希望能与C诊所协商解决方案。

跟进

经本会与C诊所调停,C诊所考虑特别处理本个案,安排回收整副假牙及退款,双方达成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