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车运送≠搬屋

2005年9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347
转发
电邮此页面

个案1:协助搬运要收费

陈女士致电一间小型货车搬运公司,约定稍后从牛头角运送一套座椅到旺角,议定基本运费为$70。货车司机在约定当日预定时间15分钟前致电陈女士,查询是否需要停泊在其寓所附近的停车场等候上货,陈女士告诉司机先驶入停车场等候,并表示晚一点才可到达。等了一段时间,陈女士仍未出现,司机再致电表示已在停车场等候超过一个小时,要求陈女士负责货车停泊费及等候的费用。

货车抵达旺角后,陈女士要求司机协助搬运座椅至寓所门口。工作完成后,司机要求收取停车场停泊费、停车等候费和协助搬运座椅的费用共$250,几经争论,陈女士最后支付了$250。其后,她向本会投诉,表示对公司的收费准则十分不满。

本会与运输公司负责人李先生联络,得悉陈女士当初致电只查询租用货车运送货物的费用,他们遂按照车程报价$70。至于停车场费用则为实际支出,而额外停车等候的费用为每5分钟一节,每节收费$5,在牛头角等候上货的时间达70分钟,而在旺角停留了约30分钟;此外,陈小姐要求司机协助搬运座椅,司机会收取搬运费$50,故此共收取费用约$250。

个案提示

从这个案来看,陈女士预约的是租车运货服务,而未有在约定前要求协助搬运及长时间等候。所以消费者在接受服务前宜先弄清楚服务提供者的服务范围,不能单凭估计猜测,宜先小心议定相关服务范围及费用,以免发生上述的争执。

个案2:滥收停车场费用

郑先生委讬一间公司搬运家具。搬运当日,司机查询他住的屋苑有没有停车场,因为他知道一般凭管理处所发出的搬货或搬迁许可文件,就可豁免泊车费用。但郑先生称是新租户,不暸解内里情况,故此没有申领。司机表示要加收停车场费用$35,郑先生给予$40,因司机表示没有零钱找赎,郑先生遂就此作罢。

事后,郑先生向停车场管理人员查询,才知道客货车停泊上落超过半小时始需缴费,郑先生蓦然记起该货车只逗留一段很短的时间,管理人员亦证实没有向该部货车收取停车费。因此,他认为司机不应收取停车场费用,于是致电公司查询,公司职员说司机已出车上了内地,要多天才回港。郑先生其后再次要求答复,搬运公司仍表示不知司机行踪。郑先生认为搬运公司有心推搪,虽然损失轻微,但希望本会记录该公司的经营手法。

个案提示

消费者对于搬运公司收取一些额外费用应加倍留神,应先查询是否有此收费及收费若干。在这个案中,须衡量搬运家具所需时间及费用,同时他亦可亲自到停车场即时付款。

个案3:出仓费高于口头承诺

吴先生在报章看到「A搬运公司」的广告,于5月找该公司替他搬屋及弃掉部分家俬,余下家俬及电器则存入货仓。当时公司承诺只需搬运费$1,300及仓租每月$300,而日后出仓及搬往新屋的费用为$600。吴先生依价付款,收到的却是「B搬屋公司」的单据,吴先生不以为意。

5月至8月间,吴先生每月将仓租存入「A搬运公司」指定的户口,但该户口只是一个私人户口而非公司户口。8月中,吴先生要求于日内出仓,但A公司说要收取$700。吴先生查问为何要多付$100,职员说倘若确定吴先生新居可用电梯运送家具,可收取原价$600。其后,他再致电该公司确定搬运日期时,职员却改口说费用为$1,200。吴先生大为不满,但职员称原本的单据上并没注明出仓费用。之后吴先生希望大事化小,致电该公司表示同意付$800,但职员称那几天没法安排运送,于下星期始可确定运送的时间。 吴先生十分气愤,致函向本会投诉。本会接获此个案后与被投诉的搬运公司联络,公司坚持不肯让步。最后吴先生为了息事宁人,支付$800后着店方送回家具。

个案提示

本会建议消费者在交易时,除留意发单公司名称及付款方式外,切记在单据上清楚写上口头承诺的要点,如搬运日期和时间、所需费用、搬运的项目、处理弃置的物件等,以免日后发生争拗。

另外,倘有物件须存仓及日后出仓搬往指定的地点,单据上应列明每月仓租、出仓费金额及是否包括小费、通知出仓前日数、搬运地点等。

倘若搬运公司仍索取高于协议的搬运费用,消费者可据理力争或寻求本会的协助,若透过调解仍未能解决,可考虑入禀小额钱债审裁处索偿。

下载PDF
下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