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車用燃油價格監察分析

2020年5月21日 年月日
轉發
電郵此頁面

Download PDF

報告

 

近期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下跌,紐約期油四月底更一度跌至每桶負40美元的歷史性新低。本港車用燃油零售價一直高踞世界前茅,捱貴油的香港車主都期望燃油價格亦能隨國際油價應聲下跌,然而本港車用燃油價格仍然高企,更突顯本港燃油市場長久以來存在高油價、低透明度,甚至質疑油公司之間是否存有「合謀定價」之嫌。

根據《消費者委員會條例》,消委會一直關注及監察本港汽車燃油價格對消費者的影響,並於2015年及2016年兩度發表本港車用燃油價格監察報告,分別指出本港汽油牌價有「加快減慢」及「沒有加多、但持續減少」等現象。有見近期國際燃油市場急劇變化,是次調查承接過往研究方式,以長達7年(2013年至2020年首季的數據),檢視國際布蘭特原油價格、經提煉後輸入本港的每月汽油進口價,以及汽油牌價等3組數據之間的變化、關連,和差距。分析結果如下:

牌價與布蘭特原油價及進口價差距增近倍

分析顯示,由2013年至2020年首季,牌價和布蘭特原油之間最高與最低的每月價格差距上升了85.2%。同期,牌價與汽油進口價格最高與最低的每月之差距更高達107.9%。其中在2020年3月,錄得2組數據的每月最大差距,分別為每公升$9.48及$8.44,顯示在7年間,牌價相對布蘭特原油,和汽油進口價之間的差距不斷擴大,特別是自2016年下半年後,儘管布蘭特原油價格相對穩定,但其與牌價之間的差距幅度更趨明顯。

儘管布蘭特原油價格和進口價回復2016年初水平,牌價較4年前上升$3

數據顯示,在2020年3月,布蘭特原油和汽油入口價格均回落至2016年首季相約水平,但同期稅前汽油牌價卻由2016年3月,每公升$7.90,上升至2020年3月,每公升$11.15,差價逾$3。事實上香港的車用燃油需求十分平穩,而油公司亦積極以低價採購燃油,並不斷解說是各項營運成本高漲,例如油站地價或日常支出等所致,過去4年,在汽車燃油稅收不變的情況下,本港車主支付每公升油價亦增加了$3,值得深究原因。但由於進口價格及成本欠缺透明度,不論消委會或其他持份者亦難以進一步分析各類成本佔逾$3增幅的比例。本會期望政府和油公司能披露有關數據,增進社會對業界的瞭解,解開迷團。

除2014年外,7年間牌價存在「加多減少」現象

消委會根據過去7年所搜集的數據,發現由2013年至2020年首季,每公升布蘭特原油價格和進口價,累積變動分別下降了$4.3及$3.68,然而同期牌價累積變動不但沒有下跌,相反卻增加了$0.1,顯示7年間,每公升汽油牌價的累積加幅,與布蘭特原油價格和進口價累積差距達$3以上。若將7年間的汽油牌價和布蘭特原油價格累積增減作比較,則每公升牌價在減價時,「少減」了$2.4,和加價時「加多」了$1.99;同樣,若以7年間的牌價和進口價累積增減作比較,則每公升牌價在減價時「減少」了$0.68,和在加價時,「加多」了$3.09;消委會是次分析,以3組數據在過去7年的累積價格增減作比較,可以減低汽油牌價在回應布蘭特原油和進口價變動時的滯後因素,客觀反映油公司有否跟隨布蘭特原油價格和進口價調整牌價。

近年沒有加快減慢跡象,但油公司牌價高度一致

本會檢視布蘭特原油價格變化,對牌價的影響是否有明顯的滯後關聯。分析結果顯示:在2015年上半年(第7天)、2019年上半年(第5天)及2019年下半年(第1-2天及第7-8天),布蘭特原油價格加價與隨後平均牌價的加價,兩者之間存在着顯著的關係。以及在2014年下半年(第8天),2015 下半年(第1及7天)及2016下半年(第9天)布蘭特原油價格的下跌與隨後平均牌價的降低,兩者之間的關係亦見顯著。至於其他時間,尤其是在最近幾年,油公司似乎沒有「加快、減慢」的跡象。

儘管如此,根據消委會油價數據庫的資料,過去7年,5間油公司汽油牌價相同的日數的比率,除2015、16及18年外,其餘年分均呈上升趨勢。在2019年,各油公司油價一致的日數比例較之前一年增加了14.5%,達86.8%,而在2020年首季,更進一步攀升至92.3%,為歷年新高。

消委會又分析5間汽油公司的價格調整行為,發現除了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下半年和2018年下半年外,它們的行為非常近似。雖然在不同時期,油公司的價格變動次數可能看來是有所不同,但它們很快就會在幾天之內將價格調整至相同的水平。在2020年第一季度,3間油公司將牌價直接從$17.59減價$0.25至$17.34,另外2間公司則將其價格分兩次降低,即從$17.59減至$17.49,然後在2天內進一步從 $17.49減至$17.34。

自2000年中期本港車用燃油市場引入2個新的競爭者,令原來3個主要營辦商的油站數目分額,由1998年超過93%降至2020年下半年約67%。然而儘管出現此等變化,近年油公司之間的燃油零售價越趨一致,加深公眾對汽油牌價是否公平合理的疑問。

折扣優惠繁雜,尋找最佳優惠殊不容易

油公司經常聲稱向消費者提供了林林種種的折扣和促銷活動,但各種折扣或快閃優惠繁複,經常令消費者難以捉摸,怎樣才能以最便宜的價格入油。實際上,消費者購買每公升汽油的支出仍持續上升,由2016年至2020年第一季,減除門市折扣後,消費者購買每公升汽油的價格,上升介乎$2.5至$3.07不等,造成入油支出愈來愈高,甚至有消費者向消委會投訴,指油公司的汽油優惠券有誤導之嫌。與過往報告一樣,消委會建議油公司,直接將優惠反映在油站的牌價上,對消費者來說最簡單直接和受歡迎。

檢視政策和提升市場透明度,構建公平市場

油公司過去指出,在零售汽油的成本核算和定價決策中,是使用新加坡離岸價(即普氏平均價MOPS)作為基準價格,並非布蘭特原油價格。然而MOPS資訊並非可公開參閱,就算花費昂貴費用訂閱此數據,其使用亦受到條款約束。故消委會繼續以布蘭特原油價格及本地汽油牌價變動的穩定性作分析,主要是在過往分析清楚顯示,布蘭特原油價格及進口油價與本地汽油牌價存在高度相關性。由於汽油價格涉及民生利益,在經濟回落的情況下,高油價將進一步加重市民的負擔,故儘管消委會在取得相關數據上存在困難,仍多方採集自本會油價數據庫、政府統計處,以及相關公開資料作分析。

消委會認為油公司作為跨國企業,應有能力披露更多有關成本和銷售數據,提高資訊透明度,以釋除長久以來公眾對行業的種種質疑。另外,讓市場得以有效監管,和在平衡民生負擔的大前提下市場可持續發展,消委會期望政府,不論在頻密和詳細程度上,加強披露燃油市場進口價的資料,讓社會對市場予以監督。長遠而言,消委會亦建議政府再次就燃油市場作政策研究,檢視利弊和作出規劃。競委會作為監管市場競爭的法定機構,可考慮賦其權力,對燃油市場進行調查;消委會現階段對消費者最實際的建議是多加留意和細心比較不同優惠,務求以最實惠的價格入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