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二手車需加倍留神 免招損失

2013年10月15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444
轉發
電郵此頁面

買二手車需加倍留神 免招損失

香港二手車買賣蓬勃,有各種的銷售渠道,包括二手車行、二手車買賣網及二手車展銷場等。然而,要成功購買一部價錢合理、機件運作良好的二手車,學問委實不少,稍一不慎,可招重大損失。本會今年首8個月收到39宗有關購買二手車的投訴,較去年同期的24宗,增加了63%。

個案一:簽約後檢驗二手車 發現多處需維修

韋先生向A公司購買一部售價$650,000的二手車,交易前A公司銷售員曾透過電話訊息講解該車的狀況,並表示稍後會提供汽車登記文件,隨後韋先生簽署合約,並交付一成訂金即$65,000。

約兩星期後,韋先生收到該車輛的登記文件,然後他要求將車輛交到汽車檢驗公司檢查,但檢驗結果令韋先生十分失望。首先,該車被發現有多處需要維修的地方,包括制動系統、引擎及齒輪箱等,估計維修費約$63,000。另外,他亦發現A公司的銷售員當初對該車的陳述不盡不實。例如,當初說前任車主數目為1,但汽車登記文件中註明為2。此外,韋先生尤其關注該車是否曾於內地行駛,當時銷售員確定該車只曾在香港行駛,但檢驗後卻有證據顯示該車曾於內地行駛。

基於該二手車的檢驗結果,及銷售員的失實陳述,韋先生發信向A公司表達不滿,並且要求取消交易及退回款項,但是不得要領,於是要求本會協助。

本會聯絡A公司嘗試調停雙方糾紛,A公司回覆解釋該二手車未轉到A公司名下之前的前任車主數目為1,轉到A公司名下後便變成2,所以韋先生應該明白這個情況。另外,A公司質疑汽車檢驗公司的報告偏頗,所以拒絕韋先生的退款要求。得知A公司的回覆,韋先生決定向小額錢債審裁處申索,期間韋先生多次調低和解要求至只要求取回一半訂金,但仍遭拒絕。小額錢債審裁處下令A公司提交該車的專業檢驗報告,A公司最終沒有出席庭審,被判敗訴,需要退還審裁處可處理的上限$50,000另加訟費$162予韋先生。

個案二:標示「04行貨」實則為03年的水貨車

蕭先生於二手車展覽中看上一部B公司的X牌子房車,當時在車輛的擋風玻璃掛有「04行貨」的牌子,他的理解是該車是2004年出廠或2004年在港登記的行貨汽車。他與B公司的銷售員議訂價錢為$125,000,沒有細心閱讀合約內容便簽署,並支付了$10,000訂金。

回家後,蕭先生細看合約內容,卻發覺他購買的二手車並非由X車廠出產,而是由另一間Y車廠所出。蕭先生熟悉汽車行情,知道Y車廠所出的X牌子房車,皆為水貨車。蕭先生還發現該二手車的登記年份為2003年,意即該車的出廠年份是在2003年或以前,而價錢自然應低於2004年出廠的車價。

蕭先生十分不滿B公司誤導,於是與B公司交涉。B公司的銷售員解釋他寫錯了該二手車的廠名,而關於出廠年份,他承認的確是2003年,但卻給予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解釋,表示「這種手法是他們的行規,每個人都是這樣做。」

蕭先生十分不滿,要求取消交易及退回訂金,但遭到拒絕,於是向本會投訴B公司的經營手法。

隨後本會多次發信要求B公司處理蕭先生的個案,惟B公司一直未予回應。由於本會沒法進行調停,本會建議蕭先生可考慮循小額錢債審裁處申索賠償,並且將相關資料及免費法律諮詢服務資料,提供予蕭先生作參考之用。

個案三:公司提出更改車價企圖瞞稅

梁先生於C公司看中一輛二手車,議訂價錢後,C公司答應10天後交付車輛,梁先生於是簽署買賣合約及支付訂金$14,000。及後C公司表示由於他買的是水貨車,所以要排期驗車,交付日期推遲至一個多月後,梁先生無奈繼續等待。

其後,C公司再聯絡梁先生,要求更改合約,將車價由$140,000改為$100,000,其餘$40,000改為購買會籍,以節省車輛之首次登記費用。鑒於此舉有觸犯法例之嫌,梁先生拒絕這個安排,但C公司表示,如梁先生不接受此安排,將被視為自願放棄訂金。

梁先生認為這種手法不能接受,於是聯絡本會要求協助,取消交易及退回訂金。本會發信要求C公司處理梁先生的個案。其後梁先生聯絡本會,表示C公司已聯絡他,雙方同意依照原來的合約,維持全數車價$140,000進行交易。不久梁先生通知本會他已接收車輛,個案解決。

個案四:標榜新車一樣的保養卻不包括電器故障

張先生在D公司看上一部二手私家車,D公司推銷時承諾交付車輛前,會詳細檢查車輛及提供6個月或5000公里內的全面售後保養服務,如新車的售後保養服務一樣。張先生覺得條件吸引,於是與D公司簽訂買賣合約,並且支付車價$203,000及車輛檢查費$2,000。

張先生被告知檢查後證實車輛狀況良好,遂接收車輛。但不足一星期,張先生發覺該輛二手車行駛中出現故障,由於時值農曆新年,張先生未能聯絡上D公司,惟有交給其他車輛維修公司處理,修理結果是車輛電池損壞已有一段時間,需要更換。大約2個月後,該二手車再次出現故障,不能行駛。張先生於是聯絡D公司安排拖車及檢查車輛,檢查結果是冷氣水箱的風扇發生故障,需要更換,費用為$5,850,連拖車費$650,合共$6,500。張先生認為該車在保養期內,不應該要他支付維修費用,但D公司表示,保養範圍並不包括電器故障,而是次故障的風扇為電器部分,所以不在保養範圍內。

張先生回家仔細翻閱合約及保養條款,發覺的確有條款訂明電器部分不包含於保養範圍之內,但他不滿D公司的推銷及宣傳手法,標榜提供新車一樣的保養條件,但卻從沒有提及電器部分不包含於保養範圍內,況且他是在簽訂買賣合約及交付車價後的兩個多星期,才收到保養證書及其附載的保養條款,他認為D公司的做法不合理,交涉無果,便聯絡本會要求協助。

本會與D公司聯絡,公司回覆稱,張先生所購的二手車,交付前已作檢查,一切完好並未發現問題。由於張先生已更換車輛電池,他們不能檢查舊有的車輛電池,所以不能處理相關問題,而風扇故障由於屬於電器部分,在保養條款中已訂明不在保養範圍之內,況且該車已行駛了1200公里,所以不能全數退回維修冷氣水箱的款項。他們曾向張先生表示可酌情減免30%維修費用,但遭拒絕,及後他們提議退回$2,300。雖然張先生表示仍十分不滿D公司的宣傳誤導,並擬循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損失,但見D公司釋出善意,稱可考慮接納和解方案,但疑慮接受後會否影響其後的保養服務。本會再與D公司聯絡,得到確認這次和解不會影響日後的保養服務。張先生最終接受和解方案,並收到相關退款。

常見不良手法

部分二手車行的銷售手法,隱藏陷阱,消費者不知就裏便完成交易,容易造成損失。以下為部分常見不良手法︰

  1. 試車文件變成買賣合約,或試車需要交付訂金,但試車不滿意,訂金會被沒收,或必須於用於指定期限內購買其他車輛。
  2. 車輛里程計「咪錶」被更改,或以英里作為公里計算,欺騙消費者。
  3. 誤導汽車前車主數目或汽車出廠及首次登記年份。
  4. 隱瞞與車輛有關的重要事實,如曾經改裝、經歷較嚴重撞擊、水浸、經由不同車輛車身部分裝嵌而成(即所謂「積木車」),或曾發生牽涉人命事故(被認為是「凶車」)等。
  5. 有關買車貸款的利率、批核款額及/或期數的承諾不兌現。消費者如更改借貸款額,車價便會有所變更。
  6. 收了訂金,遲遲未能交付車輛。
  7. 承諾「執漏」,或更換車輛配件,但工作遲遲不完成。
  8. 臨時加價,或徵收附加費如倉租、留牌費等。
  9. 承諾與消費者貼換新物(trade-in),但其後反悔或更改價格。
  10. 保養修理馬虎,反覆修理亦未達合理妥當水平,或缺乏零件,影響保養維修工作。

給消費者的建議

  1. 必須經由或向有信譽的公司購買。二手車行良莠不齊,部分營商手法值得詬病,除了於銷售期間作不實陳述外,交付的車輛亦可能問題多多,而承諾的維修及「執漏」亦多不兌現或馬虎從事,對顧客投訴置若罔聞,不加理會。
  2. 簽署任何合約或文件前,必須細閱內容。部分買賣合約、保養條款或試車文件載有對消費者不利的條文,未經細閱便簽署該些文件,會帶來損失。如有口頭承諾,必須於合約內清楚列明,方便日後有需要時追討。買賣合約的車價必須真實無訛,以任何方式規避徵稅,皆可能觸犯法例。
  3. 接收車輛前的檢查必不可少。二手車交收後被發現有問題的情況屢見不鮮,消費者購買二手車必須先行試車及仔細檢查車輛,包括車身狀況、啟動引擎、簡單操作及核對引擎與底盤號碼等,確定沒有大問題可要求交予自己相熟的車輛檢驗公司進行詳細檢驗,包括車身、機械及電子電器部件,以確定全車狀況良好及合乎銷售時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