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请外佣惹来一肚气

2016年4月14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74
转发
电邮此页面

洗衫、煮饭、清洁家居、照顾长者以至接送子女,是很多市民「正职」以外的日常繁忙事,面对分身不暇的难题,聘请外佣是不少家庭的选择。可是从消费者聘请外佣的经验看来,个中所带来的烦恼,可能比自己处理家务更让人「头痛」。虽然2015年本会接获有关聘请外佣的投诉较2014年回落,总数仍达234宗,劳工处去年亦成功检控12间涉及无牌经营及滥收求职者费用的外佣职业介绍所,反映业内服务质素良莠不齐,消费者或会因此招致时间或金钱上的损失。

个案一:女佣上班遥遥无期雇主苦等

谭太于2015年9月透过A公司聘请一名在港菲佣,费用$6,800,当时职员承诺菲佣离境回港后,可于11月中上班。直至11月下旬,菲佣的上班日期仍未确实,在谭太再三催促下,A公司以女佣未办妥验身、母亲病倒等为由推搪;其后,即使谭太获确认女佣可于12月初正式上班,但最终仍没有出现。最后,A公司更知会谭太该名女佣不会来港,着她另选女佣。谭太急需女佣照顾两名小孩,接连「失约」令她大失预算,遂向A公司提出取消合约但被拒。A公司提议她转聘另一位女佣,若仍不成功,最多可退回$3,000,谭太认为安排不合理而拒绝。谭太随后向入境处查询,发现A公司竟从未为她递交相关的申请资料,于是向本会投诉及要求退款。

跟进

A公司回复指谭太的申请是交予菲律宾当地的合作伙伴办理,而当地公司一直声称正在进行申请手续,便将有关进度告知谭太,该名菲佣最后不愿来港实非他们所能控制。经本会调停后,A公司同意安排全数退款或以半价优惠协助另聘女佣,谭太谓以往聘请女佣不会出现这些问题,对A公司已失去信心,于是选择全数退款。

个案二:女佣「不对办」与履历不符

张小姐向B公司要求聘请懂广东话的女佣,以照顾年迈的父母。B公司推荐一名印佣,并提供了该印佣以广东话作自我介绍的预录视像片段,尽管该印佣的广东话不是十分标准,张小姐亦听得明白。另外,她见其履历表注明广东话良好,通过印尼培训公司600小时的培训及考核,烹饪经验亦属中等,便答应选用该印佣并支付$8,900。该印佣于两个月后正式上班,可是,张小姐发现她原来连洗菜及切菜等简单入厨技巧亦不懂,大部分时间呆站在厨房及把玩流动电话,最严重的是她完全听不懂广东话,连一些单字亦未能表达,根本无法与家中长者沟通。张小姐随即告知B公司印佣的实际情况与履历相差甚远,职员听后表现愕然,声称他们亦是相信印尼培训公司的推荐,职员同时告知她更换新女佣需要支付约$6,000手续费,而辞退女佣亦要支付额外费用,故建议她继续聘用。张小姐感到无奈,唯有询问B公司可否给予支援或协助,惟B公司没有积极回应。张小姐认为B公司没有审慎评估外佣的实际工作及语言能力,当雇主发现有问题要求更换女佣时,却要求额外费用,非常不合理,对雇主亦毫无保障,于是要求本会协助解决此纠纷。

跟进

B公司回复本会指已为张小姐办理聘请手续,女佣亦成功到港为她工作,指女佣的语言能力属主观判断,坚持不会退款或免费更换新女佣。本会向张小姐转达有关回复,她明白追讨损失有困难,同时告知本会早前已辞退该名印佣,后来从入境处得悉该名印佣没有使用她给予的机票离境,她已自行向海关及入境处投诉B公司。

个案三:上班一个月便要求离职

黄先生及太太欲聘请女佣照顾婴孩,听说从未来港工作的女佣较「听话」,于2014年9月向C外佣顾问公司提出,女佣须为第一次来香港及有照顾婴孩的经验。C公司为他挑选了一名年约30岁的印尼籍申请者,履历表列明从未在其他国家工作,黄先生同意聘请她,即日支付中介服务费$6,380予C公司。黄先生称辗转一轮,该名印佣最终于2015年1月上班,但太太发现她不懂得为婴孩换片及冲奶等工作,期间太太已不厌其烦教导她,但她工作态度散漫,更于1个月后向他们表示不开心,要求离职。黄先生感到惊讶,初时怀疑是否因她首次来港不习惯新环境,再三询问下该印佣才告知曾来港工作,而她的身份证亦是2012年发出,印佣最后于2月28日正式离职。黄先生称当初相信C公司经营外佣中介多年,应能提供专业服务,岂料替他挑选的女佣却与双方协议不一样,公司更声称没有责任确保有关女佣的资料正确,只能以半价为他另聘女佣。黄先生感到失望,要求退回所有服务费。

跟进

本会接获个案后尝试与C公司调停,公司解释该印佣自行辞职,亦按法例要求给予雇主一个月通知,个案与其公司服务无关,拒绝退款,本会唯有建议黄先生考虑透过民事途径追讨。

总结

近年涉及聘请外佣的投诉,主要围绕聘请等候时间过长、外佣未能如期上任及服务质素不理想,当中亦有消费者质疑外佣想另觅更佳的工作机会,故意降低服务水准,使雇主迫于无奈提出解雇,从而另觅新雇主及得到解雇赔偿。消费者缴付服务费予外佣介绍所,往往是相信外佣介绍所的专业,并倚靠其提供有关外佣的资料从而选择合适人选,假若外佣介绍所未能就外佣资料的准确性审慎把关,便有损消费者的权益。有见及此,劳工处准备为外佣介绍所行业拟订一套实务守则,本会相信此举有助提升业界的服务水平及增加消费者的信心。

注意事项

  • 选择持牌外佣介绍所:坊间外佣介绍所多不胜数,消费者除了可向曾使用服务的亲友汲取意见外,亦可循公司持有的牌照作出考虑。根据香港法例,所有职业介绍所在开始经营前,须先向劳工处的职业介绍所事务组申请牌照,而牌照有效期为1年。消费者应留意代聘印佣或菲佣的公司须获当地驻港领事馆认证,因此光顾外佣介绍所前,应核实该公司是否持有有效商业登记、职业介绍所牌照及领事馆认证,以得到较佳保障。
  • 留意合约条款及费用:消费者于签订合约前,应细阅条款,尤其留意合约有关佣工上任日期及若然未能如期上任的条款及安排,以及消费者在什么情况下可更换佣工,及有关的安排和收费等。另外,聘请外佣一般涉及若干文件及行政费用,消费者应留意支付外佣介绍所的服务费内容,以了解是否仍有需要雇主付费的项目,及假若服务出现问题时,退回该些费用的可能性或安排。若有含糊不清之处,应跟介绍所弄清楚,有需要时在合约内适当注明。如果对佣工的服务水平、工作范围等方面有特定要求,亦须厘清,并在合约内清楚列出。这可增加保障,减少争拗。
  • 把握亲自面见或视像会面机会:部分外佣介绍所可为雇主安排亲自面见或视像会面,消费者应尽量把握与外佣直接沟通的机会,预先让外佣了解工作环境、服务对象及工作范围,藉此了解其语言及工作经验。然而,如外佣介绍所只能安排外佣在录影视像片段中介绍自己,但不能让消费者直接与外佣对话,消费者或未能全面评估该外佣真实的语言沟通能力。
  • 有关终止合约的安排:外佣与本地雇员同样受到《雇佣条例》的保障,并可享有外佣标准雇佣合约内所载列的权益,不论是雇主或外佣中途终止合约,只要任何一方向对方发出一个月书面通知或支付一个月代通知金,便不属违法,而雇主提出终止合约,更需要向外佣支付其他与终止合约有关的款项。消费者如对雇佣合约或《雇佣条例》有疑问,劳工处劳资关系科设有免费谘询及调停服务(电话:27171771),协助雇主及外佣了解各项雇佣权益及解决争议。
  • 留意外佣介绍所与外地合作伙伴的关系:消费者应留意外佣介绍所必须与外地公司合作,双方会就佣工的筛选、培训、评估及招聘各方面配合,然而两地的服务水平或标准可能有差别。外佣介绍所不能单靠相信当地合作伙伴提供的佣工资料,而完全免除其确保外佣资料准确性之责任。如消费者发现外佣的实际情况与外佣介绍所提供的资料有明显差别,这有可能构成失实陈述及触犯《商品说明条例》,消费者可联络香港海关作出查询及投诉(电话:2545 6182)。

找外佣中介服务 换来一肚气? (影片内容)

请外佣原意在帮轻吓家头细务,但如果外佣职业介绍所服务有问题,或者外佣工作表现不符理想,分分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个案一:外佣上班遥遥无期

这位太太去年9月透过A公司聘请一名外佣,费用$6,800。
职员表示外佣可于11月中上班,但等到11尾仍未知何时到埗。
A公司期间只是收到短讯回复,最后更回复外佣未能上班。事主要求退回所有费用,但该公司只愿意退回$3,000,事主于是向消委会投诉及要求退款。

经消委会调停后,A公司同意安排全数退款或以半价优惠协助另聘女佣,事主最终选择全数退款。

个案二:外佣「不对辨」与履历不符 

位投诉人想聘请一名懂广东话的外佣照顾年长的父母,B公司向她提供一个录影片段,看到外佣用广东话介绍自己。另外,她的履历表注明广东话良好,通过印尼培训公司600小时的培训及考核,烹饪经验亦属中等,投诉人便答应选用该外佣并支付$8,900。

两个月后该外佣正式上班,投诉人发现她原来连入厨技巧也不太懂,亦无心工作,同时更无法用广东话沟通,于是向B公司投诉。但B公司表示如果要更换女佣,需要支付约6千元手续费,事主于是要求本会协助解决此纠纷。

个案三:上班一个月便要求离职 

事主打算聘请外佣以照顾自己的婴孩。她听说从未来港工作的女佣较「听话」,于是找了外佣顾问C公司,支付中介服务费$6,380,为他们挑选一名懂得照顾BB,又表明未在其他国家工作过的外佣。 

但事主发现原来该名女佣不但不懂照顾婴儿的技巧,更在1个月后表示不开心以及要求离职。事主以为女佣首次来港不习惯新环境,后来个外佣才告知她曾来港工作,并在2012年取得身分证。该外佣最后在2月底离职,事主其后向消委会投诉。

事主指该名女佣并非初次来港工作,不符合协议内容。但C公司职员却向事主表示,没有责任确保女佣的资料是否正确。他又建议协以半价收费,协助事主雇用另一个女佣。事主就坚持要C公司退回所有服务费。然而C公司解就释该,外佣是自行辞职,与该公司服务无关,拒绝退款,消委会就建议事主透过民事途径追讨。

消费者选择外佣介绍所须注意:
1.    光顾持牌外佣介绍所
2.    留意合约条款及费用,包括外佣未能上任的安排或退款的可能性
3.    把握亲自面见或视像会面机会,直接评估对方的工作能力。

资料来源:474期《选择》月刊 (2016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