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二手车需加倍留神 免招损失

2013年10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44
转发
电邮此页面

买二手车需加倍留神 免招损失

香港二手车买卖蓬勃,有各种的销售渠道,包括二手车行、二手车买卖网及二手车展销场等。然而,要成功购买一部价钱合理、机件运作良好的二手车,学问委实不少,稍一不慎,可招重大损失。本会今年首8个月收到39宗有关购买二手车的投诉,较去年同期的24宗,增加了63%。

个案一:签约后检验二手车 发现多处需维修

韦先生向A公司购买一部售价$650,000的二手车,交易前A公司销售员曾透过电话讯息讲解该车的状况,并表示稍后会提供汽车登记文件,随后韦先生签署合约,并交付一成订金即$65,000。

约两星期后,韦先生收到该车辆的登记文件,然后他要求将车辆交到汽车检验公司检查,但检验结果令韦先生十分失望。首先,该车被发现有多处需要维修的地方,包括制动系统、引擎及齿轮箱等,估计维修费约$63,000。另外,他亦发现A公司的销售员当初对该车的陈述不尽不实。例如,当初说前任车主数目为1,但汽车登记文件中注明为2。此外,韦先生尤其关注该车是否曾于内地行驶,当时销售员确定该车只曾在香港行驶,但检验后却有证据显示该车曾于内地行驶。

基于该二手车的检验结果,及销售员的失实陈述,韦先生发信向A公司表达不满,并且要求取消交易及退回款项,但是不得要领,于是要求本会协助。

本会联络A公司尝试调停双方纠纷,A公司回复解释该二手车未转到A公司名下之前的前任车主数目为1,转到A公司名下后便变成2,所以韦先生应该明白这个情况。另外,A公司质疑汽车检验公司的报告偏颇,所以拒绝韦先生的退款要求。得知A公司的回复,韦先生决定向小额钱债审裁处申索,期间韦先生多次调低和解要求至只要求取回一半订金,但仍遭拒绝。小额钱债审裁处下令A公司提交该车的专业检验报告,A公司最终没有出席庭审,被判败诉,需要退还审裁处可处理的上限$50,000另加讼费$162予韦先生。

个案二:标示「04行货」实则为03年的水货车

萧先生于二手车展览中看上一部B公司的X牌子房车,当时在车辆的挡风玻璃挂有「04行货」的牌子,他的理解是该车是2004年出厂或2004年在港登记的行货汽车。他与B公司的销售员议订价钱为$125,000,没有细心阅读合约内容便签署,并支付了$10,000订金。

回家后,萧先生细看合约内容,却发觉他购买的二手车并非由X车厂出产,而是由另一间Y车厂所出。萧先生熟悉汽车行情,知道Y车厂所出的X牌子房车,皆为水货车。萧先生还发现该二手车的登记年份为2003年,意即该车的出厂年份是在2003年或以前,而价钱自然应低于2004年出厂的车价。

萧先生十分不满B公司误导,于是与B公司交涉。B公司的销售员解释他写错了该二手车的厂名,而关于出厂年份,他承认的确是2003年,但却给予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解释,表示「这种手法是他们的行规,每个人都是这样做。」

萧先生十分不满,要求取消交易及退回订金,但遭到拒绝,于是向本会投诉B公司的经营手法。

随后本会多次发信要求B公司处理萧先生的个案,惟B公司一直未予回应。由于本会没法进行调停,本会建议萧先生可考虑循小额钱债审裁处申索赔偿,并且将相关资料及免费法律谘询服务资料,提供予萧先生作参考之用。

个案三:公司提出更改车价企图瞒税

梁先生于C公司看中一辆二手车,议订价钱后,C公司答应10天后交付车辆,梁先生于是签署买卖合约及支付订金$14,000。及后C公司表示由于他买的是水货车,所以要排期验车,交付日期推迟至一个多月后,梁先生无奈继续等待。

其后,C公司再联络梁先生,要求更改合约,将车价由$140,000改为$100,000,其余$40,000改为购买会籍,以节省车辆之首次登记费用。鉴于此举有触犯法例之嫌,梁先生拒绝这个安排,但C公司表示,如梁先生不接受此安排,将被视为自愿放弃订金。

梁先生认为这种手法不能接受,于是联络本会要求协助,取消交易及退回订金。本会发信要求C公司处理梁先生的个案。其后梁先生联络本会,表示C公司已联络他,双方同意依照原来的合约,维持全数车价$140,000进行交易。不久梁先生通知本会他已接收车辆,个案解决。

个案四:标榜新车一样的保养却不包括电器故障

张先生在D公司看上一部二手私家车,D公司推销时承诺交付车辆前,会详细检查车辆及提供6个月或5000公里内的全面售后保养服务,如新车的售后保养服务一样。张先生觉得条件吸引,于是与D公司签订买卖合约,并且支付车价$203,000及车辆检查费$2,000。

张先生被告知检查后证实车辆状况良好,遂接收车辆。但不足一星期,张先生发觉该辆二手车行驶中出现故障,由于时值农历新年,张先生未能联络上D公司,惟有交给其他车辆维修公司处理,修理结果是车辆电池损坏已有一段时间,需要更换。大约2个月后,该二手车再次出现故障,不能行驶。张先生于是联络D公司安排拖车及检查车辆,检查结果是冷气水箱的风扇发生故障,需要更换,费用为$5,850,连拖车费$650,合共$6,500。张先生认为该车在保养期内,不应该要他支付维修费用,但D公司表示,保养范围并不包括电器故障,而是次故障的风扇为电器部分,所以不在保养范围内。

张先生回家仔细翻阅合约及保养条款,发觉的确有条款订明电器部分不包含于保养范围之内,但他不满D公司的推销及宣传手法,标榜提供新车一样的保养条件,但却从没有提及电器部分不包含于保养范围内,况且他是在签订买卖合约及交付车价后的两个多星期,才收到保养证书及其附载的保养条款,他认为D公司的做法不合理,交涉无果,便联络本会要求协助。

本会与D公司联络,公司回复称,张先生所购的二手车,交付前已作检查,一切完好并未发现问题。由于张先生已更换车辆电池,他们不能检查旧有的车辆电池,所以不能处理相关问题,而风扇故障由于属于电器部分,在保养条款中已订明不在保养范围之内,况且该车已行驶了1200公里,所以不能全数退回维修冷气水箱的款项。他们曾向张先生表示可酌情减免30%维修费用,但遭拒绝,及后他们提议退回$2,300。虽然张先生表示仍十分不满D公司的宣传误导,并拟循小额钱债审裁处追讨损失,但见D公司释出善意,称可考虑接纳和解方案,但疑虑接受后会否影响其后的保养服务。本会再与D公司联络,得到确认这次和解不会影响日后的保养服务。张先生最终接受和解方案,并收到相关退款。

常见不良手法

部分二手车行的销售手法,隐藏陷阱,消费者不知就里便完成交易,容易造成损失。以下为部分常见不良手法∶

  1. 试车文件变成买卖合约,或试车需要交付订金,但试车不满意,订金会被没收,或必须于用于指定期限内购买其他车辆。
  2. 车辆里程计「咪表」被更改,或以英里作为公里计算,欺骗消费者。
  3. 误导汽车前车主数目或汽车出厂及首次登记年份。
  4. 隐瞒与车辆有关的重要事实,如曾经改装、经历较严重撞击、水浸、经由不同车辆车身部分装嵌而成(即所谓「积木车」),或曾发生牵涉人命事故(被认为是「凶车」)等。
  5. 有关买车贷款的利率、批核款额及/或期数的承诺不兑现。消费者如更改借贷款额,车价便会有所变更。
  6. 收了订金,迟迟未能交付车辆。
  7. 承诺「执漏」,或更换车辆配件,但工作迟迟不完成。
  8. 临时加价,或征收附加费如仓租、留牌费等。
  9. 承诺与消费者贴换新物(trade-in),但其后反悔或更改价格。
  10. 保养修理马虎,反复修理亦未达合理妥当水平,或缺乏零件,影响保养维修工作。

给消费者的建议

  1. 必须经由或向有信誉的公司购买。二手车行良莠不齐,部分营商手法值得诟病,除了于销售期间作不实陈述外,交付的车辆亦可能问题多多,而承诺的维修及「执漏」亦多不兑现或马虎从事,对顾客投诉置若罔闻,不加理会。
  2. 签署任何合约或文件前,必须细阅内容。部分买卖合约、保养条款或试车文件载有对消费者不利的条文,未经细阅便签署该些文件,会带来损失。如有口头承诺,必须于合约内清楚列明,方便日后有需要时追讨。买卖合约的车价必须真实无讹,以任何方式规避征税,皆可能触犯法例。
  3. 接收车辆前的检查必不可少。二手车交收后被发现有问题的情况屡见不鲜,消费者购买二手车必须先行试车及仔细检查车辆,包括车身状况、启动引擎、简单操作及核对引擎与底盘号码等,确定没有大问题可要求交予自己相熟的车辆检验公司进行详细检验,包括车身、机械及电子电器部件,以确定全车状况良好及合乎销售时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