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入侵性美容療程風險高 三思而行免美容變毀容

入侵性美容療程風險高 三思而行免美容變毀容

置身於「高清打卡」的氛圍下,愛美一族對外貌追求極至效果,美白補濕面膜等傳統美容服務或已未能滿足所需,轉趨大額花費於醫學美容。然而,消費者對醫學美容的定義以及入侵性美容技術的潛在風險認知又是否足夠?從本會接獲涉及美容注射及高能量射頻療程的個案所見,此類美容程序雖然標榜由註冊醫生進行,但有消費者接受療程後身體出現不良狀況,美容隨時變毀容,對身心造成的影響更是金錢難以彌補,現藉本文加以提醒。

個案一至三

陳小姐於A美容院購買一個3萬元水光注射療程。打針當日,陳小姐向美容院職員談及過往注射同類型針劑的經驗,表示當時醫生以針筒注射令她感到痛楚。然而A美容院職員聲稱有一部針機儀器,注射效果均勻,痛楚亦較針筒注射少。當日由一位醫生替陳小姐以針機進行注射,完成後陳小姐面部紅腫,其額頭、兩邊面頰及下巴亦留下一排排整齊的細小針洞,此時職員及女醫生均表示紅腫和針洞於兩星期內會自然漸漸消失。

 

約一個月後陳小姐面上紅腫已消散,惜一排排針洞仍然清晰可見,針洞亦似被注射物包圍著,感覺有一條條凸出的線留在面上。陳小姐非常擔心於是自行求診,皮膚科醫生解釋注射太淺層,使透明質酸仍停留在皮膚表層。陳小姐向A美容院反映後,按美容院醫生的建議使用熱能機加速溶解透明質酸,可惜過了4個月情況仍然沒有好轉。陳小姐直言數月來情緒大受影響,對A美容院已徹底失去信心,要求本會協助取消所有已購療程及退款。

本會跟進

經過本會與雙方多番磋商後,A美容院最終同意退回全數款項予陳小姐,雙方亦簽署和解協議。

李太購買了B美容院打針療程($7,200),包括於下巴及太陽穴位置分別注射1ml及3ml透明質酸。李太表示當日注射約一半劑量時感到劇痛,並即時表達痛楚,美容院職員遂通知醫生稍為暫停,醫生等候約十秒便繼續為她注射透明質酸。完成後,李太感到呼吸有點急促及作嘔,於美容院休息約半小時後才回家。

 

B美容院職員當晚透過手機訊息問候李太情況,她回覆兩邊太陽穴位置腫痛,感到頭痛及作嘔,她須服用成藥止痛,職員則提醒她使用冰敷緩和痛楚。翌日,李太感到牙骹位置拉扯及異常痛楚,只能進食流質食物,於是徵詢家庭醫生意見,對方解釋有機會是同一時間注射過高劑量所致。李太於是向B美容院反映,職員建議交由美容院醫生跟進,並為她注射溶解針解決不適。李太無奈按指示預約與美容院醫生會面,醫生首先於其手臂進行溶解針試針測試,惜試針後李太發現手臂出現紅印及眼晴附近皮膚腫脹不適,她懷疑自己對溶解針敏感,決定不再注射。李太遂聯絡本會要求協助,表示打針後帶來痛楚不適,整個星期寢食難安,精神非常困擾,亦需要額外支付就診費用,要求B美容院盡快跟進。

本會跟進

本會去信B美容院,其後B美容院回覆因應個案特別情況,同意退回所有餘下療程費用及承擔李太的就診費用合共約$15,000。B美容院指李太已取回款項及簽署和解協議,個案得以解決。

麥小姐購買了C美容院定點去斑療程($9,888),包5次皮秒激光及因子精華。當日完成療程後,麥小姐額頭感到痛楚並出現很多小水泡,職員聲稱是額頭皮膚較薄可能出現的情況,一般三日內可消除,並即時替她搽潤膚膏補救,更承諾進行下次療程時會多加留意。麥小姐休息兩日後發現情況未見改善,額頭有些水泡破了,面上明顯留有幾個長方形的紅印。C美容院安排麥小姐前往指定醫生就診,醫生提供了抗生素消炎膏,麥小姐用後表示雖然水泡消褪但仍又紅又癢,決定不再進行有關療程及要求退款。C美容院告知須簽署和解協議才可以辦理退款,然而,麥小姐看過協議內容後認為條文單方面保障C美容院,故拒絕簽署,並向本會投訴。

本會跟進

本會跟進時向麥小姐說明,一般而言,消費爭議雙方可就如何解決爭議磋商,而簽訂和解協議屬於其中一種可行的方式,此舉可以清楚記錄協議細則,協議內容則視乎雙方意願。麥小姐關注C美容院草擬的協議條文複雜,亦看似只保障該公司的利益。本會轉達了麥小姐的意見,要求C美容院考慮麥小姐的關注和疑慮,惟C美容院拒絕修改,並重申麥小姐須簽署和解協議才能全數退款。本會轉達有關結果後,麥小姐表示會考慮諮詢獨立法律意見,再作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