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配对公司条款欠透明度 慎防服务成效及收费惹争议

2019年2月14日 年月日
转发
电邮此页面

交友配对公司条款欠透明度  慎防服务成效及收费惹争议近年打着「红娘牵线」的美丽旗号,为顾客寻找「另一半」的交友配对服务愈来愈多,但消费者委员会去年共录得64宗相关投诉,比前年上升逾5成半,主要涉及交友配对服务的质素与消费者预期存在落差,认为物非所值,甚至未能安排双方会面。

消费者须注意,交友配对服务一般採取会员制度,付费愈多,会籍愈高级,其选择及最终获配对的机会也愈大。入会后,不少商户会游说消费者购买额外服务,如专业摄影、形像改造或改善沟通技巧等课程,声称有助提升配对机会;消委会指儘管消费者急于告别单身,但亦切勿仓卒选购服务,应先瞭解服务的範围和承诺、不同会籍之间的分别、收费和价钱差异,更应衡量自己的需要和客观评估成效。

消委会敦促商号清晰披露各种会员制度的运作模式、服务条款,以及限制等重要资料,任何遗漏、失实或含糊的陈述都有机会触犯《商品说明条例》。

个案一:游说购买额外服务 增加约见机会

投诉人于A公司的网站留下联络资料希望了解交友配对服务。A公司职员先出示多名高级男会员的相片,藉以推销年费约$20,000的高级会籍,更承诺每星期可约见高级男会员数次,即时参加更另外赠送半年会籍。投诉人接受该服务并即时付款。

入会后,A公司陆续向投诉人提供多名男会员资料,投诉人每次亦回覆接受约见,却从未成功促成会面。投诉人觉得失望并向A公司表达不满。职员指投诉人的照片可能不够吸引,游说投诉人额外购买价值$25,000的专业摄影套餐,提高成功会面机会。投诉人拒绝,并要求取消会籍及退回部分费用,但A公司一直未有回应,投诉人于是向消委会投诉。

A公司电邮回覆消委会,表示已直接与投诉人商讨和解方案,而投诉人亦未有再要求跟进。

个案二:会员制度及资讯含糊 有误导之嫌

投诉人以$2,899购买B公司的交友配对服务一年会籍,顾问表示会按投诉人的资料及择偶条件配对,每天会提供最多5位男会员的资料。起初一个月,B公司每天向投诉人推荐5位男会员。虽然投诉人接受约见,惜一直未能成功会面。及后,B公司提供的男会员数目明显减少,甚或没有附上照片,有些更不符其择偶条件。

投诉人质疑B公司于网站标示拥有170,000位优质单身会员人数失实,并称对未有提供照片的会员没有信心,认为男会员质素未如理想,而且B公司职员没有清晰阐明会员制度的限制,遂向消委会投诉,要求按比例退回未有使用的服务费用。

B公司辩称网站所指的会员数目,包括所有东南亚会员与及过去10多年的会员总数,香港现有会员共约3,000人,其中男会员占1,200人;近6成会员附有照片,一般亦会向客人解释高级及基本会员的差别,基于公司有持续向投诉人传送多名男会员资料,因此不会退款。对于怀疑B公司误导会员数目方面,消委会建议投诉人可向海关求助。经数度调停,B公司最终愿意提供解决方案让投诉人继续使用服务,消委会代为转达后,投诉人未有再要求跟进个案。

个案三:网上条款未明 擅自续约缴收会费

投诉人于网上支付三个月试用费$888,使用C公司的情侣配对服务,在配对谘询期间,C公司职员表示投诉人购买的只是基本网上会员,获推荐配对的对象数目有限,未必可与心仪的女会员单独会面交流,职员游说投诉人额外付$6,000升级会籍,并保证1年内可约见8位女会员,投诉人对服务满有信心并接受会籍升级。

不过,C公司透过手机程式向投诉人介绍的女会员资料无论在年龄或婚姻状况方面都不符其择偶要求。三个月后,C公司再次从其信用卡扣取$888,投诉人不满成为高级会员仍要支付网上会员基本服务的费用,惟C公司指网站已载明自动续会条款,而且投诉人在网上登记时已接受有关条文,因而拒绝退款。

投诉人向消委会投诉,指有关条款置于「常见问题」内,根本不易察觉,认为C公司自动续会的做法不恰当,要求退回馀下半年$3,000会费,及$888网上续会费用。经消委会调停后,C公司同意取消服务,在减去部分费用后退回馀额,个案得以解决。

一般来说,交友配对公司只可保证提供配对的对象人数,但要促成会面甚至交往,则需视乎配对双方的意愿,消费者不应尽信服务声称的「成功率」及抱有过高期望。于选用交友配对会籍时,消费者应参考以下建议:

- 不同交友网站对于会员制度及等级划分有所不同,付款前应先参阅有关会籍时限、终止会籍方法,以及会否自动续会等条款;

- 商号或会藉词推销声称有助提高配对机会的服务,例如摄影套餐等,应审慎考虑其实际成效及价格是否物有所值;

- 不应只依赖此类平台结识异性,应积极参加其他社交活动,扩阔生活圈子。

消费者委员会保留所有关于《选择》月刊及网上《选择》的权利(包括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