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的初心

2017年7月28日 年月日
轉發
電郵此頁面

嫺式生活—黃鳳嫺

以往每當經過報攤前,目光總會被《選擇》月刊所吸引,心中經常有一問號 ─ 這份刊物,既不像家庭雜誌那樣標榜娛樂性,亦不是嚴肅的政經刊物,翻開內頁,連篇累牘,各類化學、機電名詞、不同國際機構及標準,一幅幅大圖大表,標註幾十款產品在各測試項目的評分……在這個追求精簡、多圖少字、只問結果不講過程的年代,彷彿有點背道而馳。環顧各地,當報刊雜誌都面臨嚴峻的生存挑戰,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仍然有這樣一份雜誌,陪伴香港人走過40多個年頭,究竟原因何在?直到後來出任消費者委員會總幹事一職,才悟出這份由會方刊物的獨特之處。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哪款產品質素最好、排名最高、負評最少,只需求助「臉書大神」,或在網絡上隨意搜索,來自四方八面的「答案」唾手可得。然而別人喜歡的,是否就適合你?資訊中有幾多「水分」?答案是否經過驗證?例如不少人都喜歡健美體態,但又懶做運動,看到有產品廣告聲稱,可以透過機件震動,幫消費者的「被動地」做運動,「燃燒脂肪」、「震走贅肉」。但消委會調查後發現,一旦產品使用不當,隨時令人頭暈眼花,甚至導致椎間盤突出。要掌握正確的資訊,才能有真正的選擇,諷刺的是,在每天充斥著各種「資訊」的生活中,我們最缺的,就是客觀和公正的資訊。

講求快捷、簡化的社會,也需要公正和準確的消費者資訊,它不僅僅告訴大家,哪款產品最排名最高、質素最好,同時亦提供用來衡量優劣的「呎」,即各種本地或國際標準,令我們學會如何選擇,並根據各自喜好作出取捨,讓生活變得有趣起來。簡單如筆者最喜愛吃的椰絲奶油包和紅豆冰,這些充滿童年回憶的食物,偶然買食材自家製時,必會留意食品的成份、營養標籤和卡路里等,在滿足口腹之餘,亦可保持健康飲食。

談到飲食,以「識飲識食」見稱的香港人,手指在智能電話掃一掃,全港的中西美食盡收眼底,然而又有多少人瞭解每天放進口中的究竟是甚麼?塑化劑、苯並【a】比、氯丙二醇、環氧丙醇,這些看似和我們生活毫不相干、甚至聞所未聞的污染物或基因致癌物,原來正每天影響著我們的健康。消委會最近發表食油檢測報告,正正告訴公眾我們每天攝入的食油,究竟含有哪些具風險的物質,更關鍵是進食的安全份量,以至相關的國際標準是甚麼。

經常有人說:「反正吃甚麼都會死,管得那麼多,不如吃了才算!」那是消極的想法。其實這類檢測報告的目的,並非呼籲消費者甚麼都不要吃。相反,只有掌握準確的資訊,例如食物含有哪些物質、安全份量如何、有沒有國際的研究或標準,消費者才可以作出明智的選擇,又可以提升生活質素。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要得到「正確的」資訊也是一樣。《選擇》每個月發表的消費者報告都經過大半年、甚至一年的部署,由選定題目、搜集資料、反覆檢視測試範圍、標準、進行測試、分析結果,聯絡廠商及政府等各方回應,最後撰寫成《選擇》的報告,過程嚴謹。每個月初,消委會的同事都忙於月中出版的《選擇》做最後準備,風風火火、年復一年,不單告訴大家如何作出精明的消費選擇,同時亦推動社會向前進步。

翻開40多年來的《選擇》,是不同年代香港社會發展的一面鏡子。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產品選擇越來越多,但質素卻強差人意,意外瀕生。例如八十年代香港接連發生消費者洗澡期間,在不知不覺間吸入氣體式熱水爐排出的一氧化碳,最後中毒死亡的個案。另外電插蘇設計不善引起的火警亦時有發生,各類電器的安全,經常成為雜誌探討的主題。另外,當年的兒童玩具產品良莠不齊,一件鐵皮玩具車的小配件,或者小朋友玩兵追賊的玩具槍,隨時變成令小朋友受傷甚至死亡的凶器。

消委會透過《選擇》披露各種產品的風險、倡議立法,並在社會各方面努力共同推動下,有關玩具及兒童產品、氣體安全裝置及使用,以及電器產品等的安全條例,先後在八、九十年代生效;踏入2010年代,《競爭法》,《商品說明(不良營商手法)(修訂)條例》和《一手住宅物業銷售條例》,這些消委會歷經十數年努力爭取制訂的條例,相繼獲立法會通過,進一步保障消費者權益。

一條保障消費者條例的誕生,往往需要數以年計的蘊釀,才能開花結果,而《選擇》擔當著播種者的角色,經年累月,倡議不同的消費者保障議題。隨著人口老化問題日益嚴重,安老院舍的收費和服務水平、長者家居安全,以及專門向銀髮族埋手的「補藥黨」不良銷售手法,都為《選擇》一一披露。「老吾老」,期望社會關注長者在生活和消費上遇到的種種不公和難題,從而作出改善。

對消委會的同事來說,《選擇》作為香港一份消費者刊物,它有另一重使命,就是為推動社會各項消費者保障政策播下種子。儘管要看到開花結果需要數年、甚至十數年的時間,然而四十多年來,一代代的同事新舊交棒,每一代的播種者,繼續不分晝夜,默默堅持。面對資訊電子化的年代,全球的雜誌和報刊都面對生與死的挑戰,然而無論在哪個年代,都需要正確的資訊,我和消委會的同事會繼續努力,迎接這場時代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