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宗罪:具威嚇性的營業行為

轉發
電郵此頁面
個案二
 
下午5時,洋蔥哥哥到一家旅遊服務中心參加題為「共享時光計劃」講座。講者大讚該計劃:「只需付出三數萬元年費,便可每年在指定日子,在這美侖美奐的渡假屋經歷美妙的生活體驗,更可與其他參加者交換渡假屋使用權……」洋蔥哥哥對計劃不感興趣,邊聽邊打瞌睡。
下午5時,洋蔥哥哥到一家旅遊服務中心參加題為「共享時光計劃」講座。講者大讚該計劃:「只需付出三數萬元年費,便可每年在指定日子,在這美侖美奐的渡假屋經歷美妙的生活體驗,更可與其他參加者交換渡假屋使用權……」洋蔥哥哥對計劃不感興趣,邊聽邊打瞌睡。
 
約晚上7時,講座結束,洋蔥哥哥正準備離去,但兩名職員卻截著他說:「如現在登記身份證,就有機會獲贈澳洲免費住宿優惠。」洋蔥哥哥聞言,開心地交出身份證。
約晚上7時,講座結束,洋蔥哥哥正準備離去,但兩名職員卻截著他說:「如現在登記身份證,就有機會獲贈澳洲免費住宿優惠。」洋蔥哥哥聞言,開心地交出身份證。
 
此時,職員開始推銷:「先生,看你一表人才,衣著充滿個人品味,你一定喜歡個性化的旅行形式。」洋蔥哥哥被讚得飄飄然。職員說:「我們的金鑽級會籍,最適合你。渡假屋遍佈多個旅遊熱點,若你喜歡陽光與海灘,一定不可以錯過。」
此時,職員開始推銷:「先生,看你一表人才,衣著充滿個人品味,你一定喜歡個性化的旅行形式。」洋蔥哥哥被讚得飄飄然。職員說:「我們的金鑽級會籍,最適合你。渡假屋遍佈多個旅遊熱點,若你喜歡陽光與海灘,一定不可以錯過。」
 
職員見洋蔥哥哥不置可否,繼續遊說:「全年會籍只需港幣50,000元,若選擇分期付款,每個月都只是數千元。」洋蔥哥哥想了一會兒,說:「太貴了,我需要時間考慮,麻煩你把身份證給我。」
職員見洋蔥哥哥不置可否,繼續游說:「全年會籍只需港幣50,000元,若選擇分期付款,每個月都只是數千元。」洋蔥哥哥想了一會兒,說:「太貴了,我需要時間考慮,麻煩你把身份證給我。」
 
職員:「若金鑽級太貴,你大可考慮銀鑽級會籍,每年只是港幣40,000元罷了。」洋蔥哥哥搖頭:「我真的沒錢,我不要那到澳洲的優惠了,可不可以把身份證給我?」
職員:「若金鑽級太貴,你大可考慮銀鑽級會籍,每年只是港幣40,000元罷了。」洋蔥哥哥搖頭:「我真的沒錢,我不要那到澳洲的優惠了,可不可以把身份證給我?」
 
兩名職員不理會洋蔥哥哥的要求,繼續不斷炮轟式的遊說,最後說:「不如購買珍珠級會籍吧!每年只需港幣30,000元。這是我們最便宜的計劃了,你只要答應參加,我們立刻交回你的身份證,讓你離開。」望望錶,已是午夜12時,洋蔥哥哥呵欠連連,睏得睜不開雙眼,迷迷糊糊地簽約和付款。
兩名職員不理會洋蔥哥哥的要求,繼續不斷炮轟式的遊說,最後說:「不如購買珍珠級會籍吧!每年只需港幣30,000元。這是我們最便宜的計劃了,你只要答應參加,我們立刻交回你的身份證,讓你離開。」望望錶,已是午夜12時,洋蔥哥哥呵欠連連,睏得睜不開雙眼,迷迷糊糊地簽約和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