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用燃油价格维持高企惹诟病 提升市场透明度释疑虑

2020年5月14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523
转发
电邮此页面

车用燃油价格维持高企惹诟病  提升市场透明度释疑虑

近期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纽约期油在上月更一度跌至每桶负40美元的历史新低。一直捱贵油的车主都期望燃油价格相应下调,在经济下滑时纾缓日常支出,然而,本港车用燃油零售价仍然高踞全球,自然怨声载道。在立法会内,不同党派的议员更直指本港油价「加快减慢」,油公司涉嫌「合谋定价」,要求政府予以正视。

政府则强调,一向有监察本地车用燃油零售价,并敦促油公司在国际油价下跌时,尽快调低其零售价格。由今年1月至4月,油公司下调价格11次,累积减幅每公升1.5元;自3月起国际油价出现大幅波动,油公司的调整亦较以往频密,共调整8次,以减轻市民的负担。

本会一直关注本港车用燃油价格的变化,于2015年及2016年两度发表车用燃油价格监察报告,发现本地汽油牌价在2013年上半年出现「加快」及2014年下半年「减慢」的现象,而在2015年至2016年首季,儘管汽油牌价没有出现「加多」,但继续有「减少」的情况,并提出市场欠缺透明度的问题。

当年本会曾就此邀请油公司对「加快减慢」和「加多减少」的现象作出回应。不过回覆的油公司都表示,汽油进口价只是定价的其中一个因素,其馀的运作成本还包括折扣优惠、保险、地价、安全及环保等方面,因此本地零售价的调整幅度,不一定跟随国际原油价格变动。另外,由于香港没有炼油厂,本地出售的车用燃油全是进口成品油,并非原油。原油与成品油(例如车用无铅汽油及车用柴油等)是不同的产品,因此国际原油价格的变动与无铅汽油及车用柴油零售价的调整不一定相同。

香港的车用燃油价格是全球最贵,一直为社会诟病。究其原因殊不容易,因为与本港汽油市场相关的数据十分贫乏,难以深入探究。例如外界指,应以新加坡离岸价(即普氏平均价MOPS)和本地燃油价格作比较,惟相关资讯并非公开资料,就算付上高昂的费用,其使用和发布等亦受到条款约束。儘管如此,本会认为政府可增加讯息披露的透明度,透过更频密发布车用燃油进口价数据和相关趋势分析,以至有关油价市场的成本结构报告,有助公众瞭解和监察燃油价格波动。

此外,本会亦于2016年的报告指出,油公司向消费者提供的折扣优惠非常複杂,容易令消费者产生混乱。本会曾接获投诉,指向油公司申请油卡时,每公升油可享有较高折扣优惠。但几个月后投诉人发现油公司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将折扣优惠大幅调低,令消费者有受骗的感觉。

事实上,除非消费者每天无时无刻都有留意各项宣传,否则未必能享用较高的折扣,最简单和最受欢迎的做法是油公司直接下调牌价回馈消费者,以取代繁複的优惠折扣,让消费者直接和公平地受惠。

无论从保障消费者的角度、市场透明度,以至减低油公司推广成本等方面考虑,政府和油公司都应切实提高市场的透明度,以便社会监察。至于行业是否有合谋定价、滥用市场权势之嫌,便视乎竞委会是否收到相关举报,从而能在现行《竞争条例》的权力下作出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