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冷静期百利而无一害 业界毋须过虑营运及财务安排

2019年2月14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508
转发
电邮此页面

法定冷静期百利而无一害   业界毋须过虑营运及财务安排

政府刚于上月中推出法定冷静期的谘询文件,本会乐见争取多年的法定冷静期,终于向前迈出重要一步。谘询文件大部分的建议,均採纳了本会去年发表的《倡议设立强制性冷静期的研究报告》的大方向;儘管部分建议跟本会提出的不尽相同,但目标一致 - 当消费者面对不良营商手法时,在法例的保障下可以无条件取消交易,免却背负沉重的经济损失。基于海关接获的投诉,政府的建议主要聚焦于健身和美容两个行业。

近年本会持续接获涉及美容及健身行业的不良营商手法投诉,部分个案金额达到6位甚至7位数字,然而最终达成和解、愿意退款的却少之又少。事实上,本会在2016年及2018年分别点名谴责健身中心和美容集团,以不良营商手法强迫顾客签下大额预缴式合约。

统计显示,点名的确能对业界起即时阻吓作用,本会收到的相关投诉亦有所下降,但这并非解决问题的最有效方法。2016年点名谴责加州健身后,2017年健身行业有关销售手法的投诉由329宗下跌逾3成至221宗,但去年回升9成至415宗。至于美容业,虽然销售手法的投诉近年都呈下跌,但每年仍有逾300宗投诉,且大部分都属较高额的合约。

现行的《商品说明条例》虽然规管具威吓性的营业行为,但这类指控往往因为举证困难,最终未能提出检控,即使最终提出检控并入罪,判刑也未必有足够阻吓力,因为不法商户能够透过这类不良销售手法获取可观利润,致使他们继续铤而走险。而消费者最关注的是能否退款,并非将不愉快经历诉诸法律,特别是要花上大量时间甚至金钱处理的个案。

在此前提下,本会深信推行法定冷静期可有效打击两个行业内一些不良营商手法。即使商户胁逼消费者签下合约,但如消费者能在法例保障下取消交易,商户不能获利,自然大大减少这些不良行为的诱因。

事实上,消费者如在清楚所购服务的情况下同意交易,贸然取消合约的机会甚微,所以设立法定冷静期对守法的殷实商户的影响非常有限;部分健身行业的从业员团体亦认同设立强制性冷静期是正面的做法,认为可增强消费者对健身行业的信心,反而为业界带来正面影响。

当然受影响的业界亦传来不少反对及质疑的声音。例如有美容业人士担心,日后商户在消费者行使取消合约权时,须先垫支退款,亦可能对计算员工薪酬构成一定困难。例如业内不少员工的薪酬是跟每月营业额挂鈎,若消费者取消合约,雇主须重新计算员工薪酬,当中更涉及佣金及强积金等,增加计算薪酬的複杂程度。由于业内逾9成属中小企,有商户担心会对行业日常营运构成沉重负担。

本会认为,业界毋须对垫支问题过份憂虑,因为无论根据本会的研究报告,抑或政府的谘询文件,都并非要求商户在7天或14天的退款期内垫支,商户只需在限期内通知银行取消以信用卡付款的相关交易,银行便会根据既定程序把可退回的款项直接存入消费者的帐户,故此不会对商户的财务安排构成太大影响。

支薪方面,其实不同的行业或公司,都不时因应政府政策或会计制度的更改,调整公司内部的计帐方法。日后即使推行法定冷静期,商户亦只需作一次性的更改,例如在冷静期过后仍没有被取消的合约才入帐,用以计算员工薪酬。计算薪酬的方法更改后,只会影响有关商户首一两个月的运作,不会构成长远负担。

本会强调,引入法定冷静期,长远对消费者及业界均百利而无一害,期望各界积极提出意见,不同声音对政府草拟法例具参考价值,确保新法例于平衡各方意见后,既可保障消费者的权益,亦对业界公平。本会亦正进一步研究谘询文件的内容,稍后向政府提交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