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认同强制性冷静期倡议务实可行 期望尽早立法增消费保障

2018年5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99
转发
电邮此页面

社会认同强制性冷静期倡议务实可行   期望尽早立法增消费保障

本会于上月发表强制性冷静期研究报告,提议在3个行业:美容、健身及时光共享,以及2类交易模式:非应邀及遥距合约,实施最少7天的强制性冷静期,期间消费者可以无条件取消合约。报告发表后,即时引起社会极大迴响,市民大众及立法会各党派均认为方向正确,表态支持,即使是建议规管的健身行业,部分从业员团体亦认同设立强制性冷静期是正面的做法,反映社会各界对设立冷静期已存在高度共识。

有商界人士担心,强制性冷静期会引发取消合约潮,届时消费者可「肆无忌惮」取消交易,商户的营运成本势必增加。亦有美容业人士指,本会的建议标籤美容行业为「问题行业」,有欠公允。更有指现时的《商品说明条例》已经包括禁止不良营商手法的条文,当局应加强执法,而非另设冷静期。

本会倡议推行强制性冷静期,目的之一是将消费者面对不良营商手法所蒙受的经济损失减至最低,而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是让消费者在不受任何不当影响的情况下,享有完全取消交易的机会。

自《2012年商品说明(不良营商手法)(修订)条例》生效后,成效日渐彰显,但即使法例如何完备,亦不能完全杜绝不良营商手法,例如软硬兼施、疲劳轰炸等。儘管此等手法令消费者饱受煎熬,但举报后,往往举证困难,难以将不良营商者绳之于法,亦不能追讨经济损失;但如在现行法例引入更多限制,反而会影响其他守法的商家。引入强制性冷静期,则可与法例互相补足,让受到不良营商手法影响其消费决定的消费者,可无条件取消交易及取回已付的费用,亦令不良营商者难以得逞。

本会强调,强制性冷静期并非鼓励消费者毋须理会后果而作非理性的消费。事实上,建议中亦提及,当消费者行使取消交易的权利时,亦有其责任和代价,例如以信用卡付款的消费者,可能会被扣除不多于交易金额3%的手续费,不当使用货品会被扣除合理费用作赔偿,及须自行承担退货时的运输费等。本会深信,绝大多数消费者都是理性和合理的,如交易已清楚说明,并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进行,消费者鲜有单纯因有冷静期而任意取消交易。

至于建议中提出的3个行业,均涉及大额的预缴式消费及有问题的销售手法,以本会的数字为例,过去5年,收到该3个行业的销售手法投诉多达3,700宗,涉及金额超过$1.3亿,《2012年商品说明(不良营商手法)(修订)条例》于2013年修例之后,亦没有明显改善迹象。事实上,不少消费者对该等行业已失去信心,推行强制性冷静期,提升消费者的保障,对守法的商家没有影响之馀,反而可令大众重拾对行业的信心。

社会另一个讨论重点,是能否将各式各样的销售情况,全面纳入冷静期的保障範围,而不良商家又会否藉由网购来逃避冷静期等。本会的报告提出的是立法的大原则,期望抛砖引玉,激发各界多方面讨论,积极参与之后的公众谘询,令未来推出的法例条文,更清晰、周详和完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