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医保有助缓解公营医疗需求 严格监管医保产品保障市民权益

2018年4月16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98
转发
电邮此页面

自愿医保有助缓解公营医疗需求   严格监管医保产品保障市民权益

拉锯多年的自愿医疗保险计划,终于在政府刚发表的财政预算案中得以落实,并加入税务优惠吸引市民参与,预计最快明年4月实施。本会支持自愿医保的整体方向,计划无疑有助减轻沉重的公营医疗支出,但当计划推出,政府必须密切监察计划的日常运作及市场动态,并不时对计划作出检讨,以确保达致医疗保障多元化的长远目标。

早于1997年,政府委託哈佛大学研究本港医疗改革的方向。报告指出香港的医疗融资存在根本性问题,如果持续依靠公营医疗系统作主导,最终在人口老化问题愈趋严重,以及医疗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公营医疗系统随时面临崩溃的危机。

其后20年,医疗融资的方案由强制性供款,修改为自愿性,随着社会上不同意见而反覆修订,但迟迟未能落实推行。与此同时,医疗衞生开支却持续攀升,从2016至17年度的$570亿(占经常性开支约16.5%),升至今年最新公布的2018至19年度预计开支$780亿,两年间上升近37%,占经常性开支的比率亦升至逾19%。

公营医疗负荷沉重而衍生的问题已不时浮现,以急症室轮候时间为例,根据医管局提供的资料,大部分公立医院急症室的轮候时间动辄需要1至3个小时,部分医院在长假期间的轮候时间更逾20小时。医护人员的工作量及压力也不断增加,影响服务质素之馀,也可能因过劳而出错,造成种种医疗事故,最终受影响的仍然是市民大众。

要从根本解决问题,自愿医保是重要一步,让市民大众以可负担的价格享用私人医疗服务,以减轻公营压力。本会亦喜见争取多时的自愿性冷静期在计划中得以落实。事实上,政府的自愿医保计划,较现时市场上的医疗保险,有其优胜之处,重点如保证续保至100岁、保险公司不可单方面因保单持有人的健康或索偿情况而对其进行重新核保,或增加投保人的附加保费率,当人口愈来愈长寿,这点尤其重要。此外,自愿医保产品的最高投保年龄延长至80岁,较现时一般65岁至70岁为长。不少长者曾向本会表达有钱也买不到保险,可见坊间实在欠缺受保年龄较高的产品,自愿医保可算提供了解决方案。

另外,自愿医保不设「终身保障限额」,加上保障範围扩阔至未知的已有疾病、订明的非住院程序(例如内窥镜检查)和非手术癌症治疗等,均有助提升保障质素。

不过当自愿医保产品在市场推出时,消费者亦不可掉以轻心,抱有每个产品都差不多的心态,又或只着眼税务优惠而马虎选购。自愿医保计划虽然提供一些标準化的住院保险产品,例如计划下的产品必须符合一些特定的最低要求及最低保障限额,而计划下的实务守则亦为核保程序提供一些原则,但不同保险公司在处理投保申请时,仍可根据各自的核保程序,决定是否承保和拟订个别不承保项目条款或附加保费率。医疗保险是长期使用的服务,一般购买后鲜有更换,所以消费者务必多作比较才下决定。

计划推出后,市场上既有自愿医保认可产品:「标準计划」及「灵活计划」,也有非认可产品,包括其他医保计划,以及不同保险公司在自愿医保「标準计划」外提供的附加计划,例如自愿医保与其他医保产品及/或相连的捆绑式保险产品。取得正确资讯是消费者应有的权利,而保险公司作为营商者是有责任提供清晰的资讯,让消费者瞭解自愿医保与其他医保产品或捆绑式产品的分别,包括:产品是否符合计划的「最低要求」保障範围、续保/核保安排、保金、税务扣减等,让消费者知所选择。当新产品推出市场时,通常容易出现资讯混乱和运作不畅顺的情况,政府务必要全力把关,让计划得以健康发展,市民便可安心参与自愿医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