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规管医学美容刻不容缓 管机不管人保障形同虚设

2018年1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95
转发
电邮此页面

全面规管医学美容刻不容缓   管机不管人保障形同虚设

DR惨剧发生5年,上月终有裁决,这宗本港史上首宗与医学美容疗程有关的误杀案,由事发至案件审结,备受各方关注。事件反映医学美容疗程须在全面和严格监管下进行,偶一疏忽失当,即可令身体严重受伤,甚至死亡。

酝酿多时,去年初政府建议《医疗仪器条例》日后立法时,会为特定医疗仪器制订使用管制,其中高强度聚焦超声波仪器、激光仪等,使用者必须为註册医护专业人员,或受到註册医护专业人员在场监督;至于微针、冷冻溶脂仪、红外线、强烈脉衝光等,使用者必须为註册医护专业人员,或已透过政府认可的培训计划接受使用该仪器的相关培训。

不过因美容业界的强烈反弹,建议仍未提交立法会,当局早前在回应传媒时已表明会作出大幅让步,删去规管高风险仪器的使用管制,而剩下设立进口医疗仪器註册制度的建议亦会放宽,为一些用作美容用途、未符合註册要求的医疗仪器,设立过渡性质的「表列制度」。

DR事件发生已达5年,规管医学美容的法例至今仍迟迟未落实,如今再作出此等让步,消费者实难以得到保障,令人憂虑。

本会一直关注医学美容所涉及的安全问题,于2016年12月已发表报告,深入探讨问题和提出规管建议。事实上,现时本港对医学美容的监管严重落后于其他地区。综观内地、台湾和南韩,均拥有一套较完整的法规,规定涉及不同程度风险的美容疗程,均有相应的考核程序、资历要求和发牌制度。反观香港,由从业员的资历、仪器的标準,以至医疗处所、仪器操作员的资格都没有法定準则和要求。目前正在审议《私营医疗机构条例草案》,以及尚在立法建议阶段的《医疗仪器条例》,虽然姗姗来迟,但如能做好立法工作,亦可成为促进消费者健康及安全保障的基石。不过,如果因美容业界的反弹,採取「管机器不管人」的态度,规管实效便大打折扣,有违提升医疗仪器使用安全的立法原意。

从安全角度考虑,医疗仪器的风险水平应与使用者的相关技能、经验、知识等对应,使用者并须经考核,因使用者是否熟悉仪器所採用的科技以至相关效能和限制,以及如何安全操作和出现事故时如何处理,均对消费者在接受疗程时是否安全起关键作用。如果法例不规管操作仪器的人员,实与医疗仪器按风险水平订立级别的立法建议自相矛盾。

本会提出「管人」的措施,并非要打击美容业界的生存空间,事实上按原来的方案,美容业从业员可在指定的情况下使用类别II、III及IV的医疗仪器。本会去年接获有关医学美容的投诉中,有124宗疗程是由美容师进行,另有22宗由医生进行。这反映了无论是医生或美容师,在操作医疗仪器前,都必须有足够的经验及相关知识,才可提升消费者在接受美容疗程时的保障。

另一方面,《医疗仪器条例》要求所有进口的医疗仪器包括部分用于美容疗程的仪器,均须向衞生署註册,虽然亦有规定仪器转手时须再向当局登记,但近年美容中心突然结业的例子屡见不鲜。当仪器在转手多次之后,登记制度是否仍可有效执行,值得商榷。再者,香港是自由港,市面上已有不少二手货、山寨机甚或冒牌货,并不在註册制度之内,实在难以规管及追踪这类仪器的流向。

此外,本会倡议医疗处所亦须透过发牌制度规管。涉及医疗程序的美容疗程有一定危险性,发牌制度有助政府有效监管提供医学美容服务的场所,亦最容易让消费者识别符合资格的服务供应商。 

过去一年,不少投诉个案已明显指出医疗美容若有失误,对消费者的身心都构成极大伤害。本会强调,立法落实《医疗仪器条例》刻不容缓,不能让类似DR惨剧、抽脂事件等不断重演。只有一套对医学美容的处所、仪器、操作人员、营商手法等作全面监管的法规,才可全面保障消费者的健康和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