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理「安置龛位」遇纷争 消费者的无奈

2017年10月16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92
转发
电邮此页面

办理「安置龛位」遇纷争 消费者的无奈

「百行以孝为先」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不少孝子贤孙对父母或亲人的「身后事」一丝不茍,如过程中遇上阻滞,所引起的不安与失望或难以言喻。本会不时接获相关的投诉,当中最受关注的是涉及金额较多的骨灰安放争议,包括购买骨灰龛位的合约订定过程及拜祭安排等问题。

个案一:禅寺声称不接受上位 已购龛位何去何从?

罗先生于2009年在A禅寺全数缴付$45,800为家中长辈预先购买一个位于该处的骨灰龛位。本年初,A禅寺突然发出声明,澄清A禅寺非政府认可的骨灰龛场所,更声称没有委讬第三方出售骨灰龛位,为避免让违规销售骨灰龛位的事情继续发生,决定停止对外开放直至另行通知。罗先生得悉此事后,立即向A禅寺查询,负责职员表示现时不提供上位服务,善信拜祭亦要提早预约,至于如何处理罗先生所购的骨灰龛位,职员只叫他尝试与X公司联络。罗先生翻查单据,看见单据抬头除了写着A禅寺,亦载有X公司名称,遂与X公司联络,可是对方反应冷淡,建议他找A禅寺处理相关事宜。罗先生认为A禅寺与X公司互相推卸责任,感到十分无助,因此前来本会投诉,表示由于A禅寺无法提供服务,要求该禅寺全数退款。

跟进

本会分别与A禅寺及X公司联络,代表X公司的职员曾口头回复本会,表示《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草案》已获通过,建议罗先生联络A禅寺查询上位事宜。然而,罗先生从A禅寺得到的答复是牌照尚未获批,无法落实恢复上位服务的日期,罗先生对此非常担心。本会其后再次与X公司交涉,惟X公司强调发牌与否非其公司控制,对A禅寺能否提供服务亦不置可否,更拒绝书面回复本会。由于两间公司均未能确切回应罗先生的诉求,本会向罗先生提供了消费者诉讼基金的资料,他表示会透过民事途径追讨。

个案二:先人姓名不一致 被拒上位

二十年前,张先生的母亲于B寺观买了一个骨灰位,以备百年归老之用,费用$8,600,单据写上其全名。张先生指母亲于今年初去世,遂带同单据前往B寺观办理母亲的骨灰安放事宜,岂料B寺观职员以单据上名字与其母亲身份证名字不同为理由,拒绝让他领取骨灰位。张先生指单据上所写的名字,是自己与家人一直称呼母亲的名字,因读音相近,他亦一向不以为意,事发后才发觉当中一个字与母亲身份证上所写的不一致。张先生表示已按律师意见,带同母亲身份证明文件前往民政事务处宣誓,以证明两个名字均代表其母亲,但B寺观仍然不肯接受,张先生万分无奈,于是要求本会协助。

跟进

B寺观负责人曾口头回复本会,重申不接受张先生的宣誓证明,却没有言明需要哪些文件才可以核实有关身份。本会曾要求B寺观就如何让张先生取回骨灰位一事给予正式回复,惜对方不作回应,本会最终建议张先生考虑咨询法律意见。

消费者要注意的事项

经过政府及持份者多年努力,《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于2017年6月30日正式生效,现时只有获发牌照的私营骨灰安置所才可售卖或新出租龛位,对于紧接在条例生效前正在营运的私营骨灰龛,条例亦设有一般为9个月的宽限期(由2017年6月30日至2018年3月29日),但龛场不可以于宽限期内出售或新出租龛位,故此,这段期间骨灰「上位」服务或会受到影响。

上述条例生效后,发牌委员会须顾及公众利益;及可顾及任何其他相关因素后,方会决定是否批出指明文书(包括牌照、豁免书和暂免法律责任书)予有关龛场。申请牌照的私营骨灰龛必须符合关乎土地及城市规划、建筑物安全、消防安全及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规定,以及提交管理方案(包括可容纳的访客数量、入场管制交通、交通及公共运输安排及管理、在扫墓的高峰日子的人手调配等)。因此,即使是符合法定城市规划规定、土地契约的用途限制及未有非法占用政府土地之「表一」骨灰龛场,亦只符合部分条件,能否顺利获发牌照仍是未知知数。鉴于发牌委员会于2017年12月30日才开始接受牌照申请,消费者切勿相信于宽限期内发售或代购龛位的声称,消费者如打算购买龛位,龛场之牌照是首要考虑因素,获发牌的龛场名单日后将于食环署的专题网站(www.rpc.gov.hk)公布。
不少骨灰龛位的争议源于合约订立过程粗疏,合约关系只凭借一纸简单的单据或手写纪录,缺乏基本的核对个人资料程序,以致日后因资料不符而产生纠纷。此类简单合约并无具体订明双方权利和责任的条款,更遑论载有营办商在立约时作出的承诺或保证,发生争议时消费者缺乏有力凭据,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新条例实施后,骨灰龛营办商必须与买方订立书面协议,协议内容亦须涵盖条例订明的资料、建议及必备条款;本会亦建议消费者仔细了解买卖协议中订明的所有条款,确定是否符合条例所订的要求,有需要时应咨询法律意见,保障自身权益。如对《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有疑问,可向私营骨灰安置所事务办事处查询(24小时热线电话:3142 2300,由「1823」代为接听)。
本会谨此促请各骨灰龛营办商遵从条例订下的日期及程序办理有关手续,同时,应与消费者保持沟通,释除消费者的疑虑。假若龛场因未符合法例要求而未能安排「上位」,即不能履行合约,理应作出例如退款等适当的处理。

除购买或租用私营龛位外,消费者亦可考虑其他安置骨灰的选择:

  •  于食物环境卫生署辖下11个纪念花园免费撒放先人骨灰
  •  使用食环署的免费海上撒灰服务或向食环署申请自行于指定海域撒放先人骨灰
  •  在已获配售的食环署和华人永远坟场管理委员会的龛位申请加放先人骨灰
  •  于私营坟场的骨灰安置所的龛位安放先人骨灰
  • 于家中存放先人骨灰(不可多于10个骨灰容器,每个容器只可放置1名先人的骨灰)

祭祀时的环保问题

个案:禁止自携冥镪或纸扎祭品

王女士多年来定时携冥镪前往C寺堂拜祭亲友,惟于去年年初,C寺堂突然发出通告,禁止善信自行携带冥镪或纸扎祭品,化宝炉只可以焚烧由C寺堂出售的纸扎祭品。C寺堂解释新措施是为有效地控制燃烧祭品时所排放的空气污染物,避免触犯《空气污染管制条例》(第311章)。王女士对此新化宝措施甚为不满,她认为C寺堂可以就自携祭品的种类及物料给予提醒,并作出适当监察,而不是强制规定善信购买其寺堂的祭品,藉此另立收费名目,她于是向本会投诉C寺堂做法不合理。

跟进

本会去信了解后,C寺堂回复过往有不少善信自携含有胶质成分的祭品,有机会导致焚烧时造成气味或烟雾排放而造成空气污染或滋扰的情况,寺堂因此必须改造化宝炉的烟囱及有关设备,但亦不能完全改善化宝物造成的污染问题,唯有严格控制化宝物料及数量,停止接受外来化宝祭品。C寺堂声称实施此措施后,化宝炉排放情况大为改善。
鉴于化宝是中国传统祭祀重要一环,寺堂亦必须遵从法例规定妥善管理化宝炉的运作,尽量减低排放,以免影响附近居民及环境。环保署鼓励公众人士在祭祀时,尽量减少燃烧祭品的数量,与及考虑采取更环保的拜祭方式。环保署澄清强制善信购买寺堂供应的祭品并非唯一减低排放的方法,亦不是法例的要求。本会积极就此与C寺堂协商,希望公司可考虑制订双方均接受的可行方案。然而,C寺堂重申改造化宝炉及相关化宝措施是为了避免触犯法例,没有其他目的亦并非有意将开支转嫁善信;同时,亦声称不鼓励他们购买大量其寺堂的纸扎祭品,他们可以考虑采用鲜花、生果及清香拜祭先人,响应环保。
上述个案反映,在遵从规管的同时,龛场营办者亦须从先人亲友的角度多作考虑,于可行情况下,作出弹性配合及提供适切的协助,以及加强沟通,免生误会。

投票
为先人购买骨灰龛位,你认为哪方面最重要?
投票统计: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