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征费不容再拖 共建「惜物减废」文化

2017年4月18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86
转发
电邮此页面

政府早于1998年推行《减少废物纲要计划》,制订多种减少废物的方法,政策经过近20年酝酿和社会的反复讨论,终于在上个月踏出重要一步,公布都市固体废物收费建议实施安排,预计最快于2019年下半年实施。建议实施两种收费模式,一般市民以「按户按袋」形式缴费,必须使用政府指定的垃圾袋弃置废物,垃圾袋有介乎3公升至100公升9种容量选择,价钱为3毫至11元。工商界则须「按重量」缴费,每公吨365元,如废物是运往市区及新界西北废物转运站,入闸费则须395元。

本会支持尽早落实建议,认为这举措能有系统和公平地让各持份者共同承担消费背后对环境所造成的影响,特别是有过度或不良消费习惯的用户要就行为负上责任。源头减废不仅可以纾缓堆填区「爆满」的压力,更重要是将「惜物减废」的概念带进消费文化当中,透过教育、宣传,令概念在消费者心中发芽生根,再落实到消费行为上。将来大家在购物前,便会自发地考虑产品是否真正所需。

以台北及首尔为例,两地政府同样于九十年代开始讨论废物征费等减废政策,多年来一步一脚印落实措施,到今天已取得一定成果。例如台北早年是按每户的用水量计算所需的垃圾处理费用,此制度一直备受质疑,因未能真正反映每户实际的垃圾量,亦未能提供诱因令住户减少制造垃圾。自2000年起,台北引入「垃圾费随袋征收」措施,成绩有目共睹,人均家居垃圾量由1997年的1.26公斤,跌至2015年的0.87公斤,减幅达31%。在1995年实施废物按量征费的首尔,随后数年人均废物弃置量亦大幅减少4成。

要把可持续消费的概念落实到消费行为上,其实有很多好方法。消费者在购物时可要求尽量减少产品的包装,一些个人护理产品例如沐浴露或洗头水等,可选择补充装替代,减少制造垃圾,同时亦能延长垃圾袋的「寿命」,例如由过去每天更换一个垃圾袋,变成隔天替换,都有助减少废物量。此外,消费行为的改变将会是影响生产商及商户研发和销售可持续消费商品的庞大力量,例如减少包装物料,甚至改用可作环保回收的物料生产和包装商品,进一步减少垃圾。例如台北自推行垃圾随袋征费后,整体回收率由1997年的2%,升至2015年的57%,升幅接近30倍。

本会认为,要推动一个全新的政策,形成一种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观非一朝一夕可做到。以2009年开始实施首阶段的胶袋征费为例,也出现过商户过度派发环保购物袋、滥收费用等问题。但近年情况已经大大改善,不少市民都已养成自备购物袋的习惯,部分商户甚至会将收费延伸至不受限制的纸袋,希望进一步减少浪费。香港的胶袋收费于2015年4月1日全面推行后,大众已普遍接受。

虽然有声音担心实施垃圾征费后,或会衍生违法弃置垃圾等执法问题,但观乎外地的经验,并非不能解决。台北及首尔在推行初期,都出现大量非法弃置,但这些问题只属短暂性质,当局透过不断优化征费计划,以及做好执法及教育工作,多管齐下,令政策发挥积极效用。香港自然可借鉴这些海外经验,让垃圾征费能顺利执行。

香港人虽然教育程度高并且日渐注重环保,但去年本会的研究发现,消费者在可持续消费上明显「知行不一」,尽管明白节约环保的道理,但却难以在生活模式和实际行动上作出根本的改变。本会期望,废物征费是一个开端,无论消费者、企业还是政府,都能为推动一个可持续消费环境,共同承担责任,为社会培养「惜物减废」的文化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