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管医疗美容势在必行 只管仪器未够全面

2017年2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84
转发
电邮此页面

规管医疗美容势在必行   只管仪器未够全面

医疗美容逐渐在本港普及,然而美丽背后,近年的医疗美容事故却有增无减;鉴于问题日益恶化,消费者承受的风险越来越大。本刊过去不时有相关专题报道;本会去年更发表首份有关医疗美容的大型研究报告,发现受访消费者中,每5人就有1人曾使用医疗美容服务,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政府有必要及早正视问题,加以规管。

报告亦指出,目前本港在「医疗美容」没有清晰定义,消费者对服务的界定容易感到混淆;报告又检视7个司法管辖区的相关法规和规管模式,发现无论在法例、对业界的规管以至对消费者的保障,本港都明显落后。

2012年发生的DR静脉输液事件造成一死三伤,事故引起社会极大回响,虽然政府事后成立区分医疗及美容程序的工作小组,并以行政指示规定15个高风险的医疗美容必须由医生或牙医进行,但立法规管医疗美容,却一直只闻楼梯响。

直至上月,立法规管医疗仪器的建议终于出台,当中用于美容程序的20种医疗仪器,根据按临床风险等评估,将有关仪器作4级制分类,风险极高的为I级,风险低的为IV级,再按其风险高低厘订操作人员的资格。其中属最高风险的I级医疗仪器,只可由注册医护人员操作,暂未有仪器列入此级别。至于仪器本身,当局亦建议引入注册制度,部分医疗仪器(风险属第II级至IV级和属第B级至D级)在引入本港前,贸易商须先向卫生署登记注册,并每3年续期一次。

对于当局着手开展立法规管医疗美容的工作,本会认为是踏出了重要一步。不过,本会重申,要有效规管医疗美容,不能单单将焦点放于规管医疗仪器。即使只规管仪器,现时当局提出的建议仍未能解决以下问题。

首先,现时市面上已存在各式各样的医疗美容仪器,会透过什么方式登记而纳入规管?加上国际间有不少仪器是根据原厂仪器复制,如何规管及确保这类仪器的安全性,有关建议文件未有详细说明。

其次,即使医疗美容仪器进口时有登记注册,但当相关美容院结业或其将仪器转售予他人时,该医疗美容仪器往后的去向又应如何规管,以及若注册贸易商撤离市场其产品的后续责任问题;加上仪器会有折旧、耗损,政府亦应就仪器的维修保养、处置等订立要求及监控制度,并考虑会否为仪器订立可注册期限。

另外,建议亦主张豁免「家用」的医疗美容仪器,但此举容易出现灰色地带,有必要借镜海外法规,让消费者的安全得以保障。建议亦包括要求贸易商符合医疗仪器的标签规定,不得作误导或虚假的宣传,但有关规定不应只限于对仪器销售层面的规范,本会认为应将规管延伸至向消费者推销医疗美容服务的广告层面,例如规管服务提供者在推销时使用的特定字眼,包括「医生主理」、「专科」等。

至于建议中提到部分医疗仪器必须由医护人员操作或在医护人员监督下进行,本会认为医疗美容服务的提供者,无论是医生、医护人员抑或美容师,都应该具备相关技能及经验,施行医疗美容程序,并达到医疗美容方面的认可标准,以确保消费者的安全。

本会强调,要有效做好规管工作,必须由「源头」做起,政府应透过立法为「医疗美容」定下清晰定义,并建立一套完整的牌照制度,规管从业者资历、仪器使用、处所设施等,加强监控力度;再加上规管推广手法、资料披露,引入冷静期和申诉机制等措施,以维护消费者安全和权益。

要早日落实规管条例,除了政府推动外,亦有赖美容及医疗业界等各持份者,以消费者的安全及保障为依归,全力支持及配合。这不仅能令业界得以健康发展,消费者亦能较安心地接受各种医疗美容疗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