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美容风险不容忽视 立法规管刻不容缓

2016年12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82
转发
电邮此页面

医疗美容风险不容忽视   立法规管刻不容缓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本会的调查显示,每5个15至64岁的消费者就有1个使用医疗美容服务。庞大的消费市场,令近年整容、塑型等医疗美容程序大行其道。然而当消费者大洒金钱,追求所谓完美体态和容貌的同时,却往往低估了当中潜在的风险,难以自我保护。

2012年DR医学美容静脉输液事故,导致一死三伤,政府及后成立的「区分医疗程序和美容服务工作小组」,审视35项高风险美容程序,提出把当中15项涉及高风险侵入性程序例如美白针、注射肉毒杆菌等,列为医疗程序,必须由医生执行,否则可被控无牌行医。然而言犹在耳,前年一名舞蹈教师在接受抽脂程序后死亡,再次为业界的作业模式敲响警钟。政府必须正视问题,从速由制度入手,全面规管行业,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有见及此,本会月初发表题为《医疗美容服务的消费保障──引入新规管制度》的研究报告,通过咨询美容和医疗等业界意见,检视7个司法管辖区的规管模式,再配合消费者意见调查,以至用神秘顾客身份访查30间提供医疗美容服务的处所,得出结论是香港在规管医疗美容上明显落后于邻近国家及地区;故此本会提出9点建议,促请政府尽快就「医疗美容」厘订清晰定义、确立施行不同美容程序的资历认证、管制应用相关医疗仪器,从速为业界设立明确的牌照制度,加强保障消费者权益。

研究结果显示,消费者对「医疗美容服务」的观念和现行监管做法并不一致。超过8成用家将「医疗美容」视为「一般」美容服务,认为可由「美容师」或「治疗师」于美容院施行的是「普通」而「非侵入性」疗程,忽略了当中潜在的安全风险。另外更有超过九成半曾使用已界定为高风险、必须由医生或牙医施行的「医疗美容」程序用家表示,服务也由美容院的「美容师」、「治疗师」或「美容顾问」提供,相反由注册医生施行的不到半成!

早前《选择》月刊报道有美容院引入水光枪美容疗程,警方于今年4月因应卫生署的举报,到一间美容院乔装顾客,结果发现该店非由医生提供水光枪程序,最终以无牌行医拘捕有关人士。事件引发业界反弹,认为水光枪并不在该列表之中,质疑是否需由医生进行。事件印证了本会的报告,反映在没有清晰的规管及政策下,政府和业界各执一词,最终由消费者付出代价。

本会认为,由于「医疗美容」在香港没有清晰定义,无论业界或消费者都容易对服务的界定感到混淆。正本清源,政府必须为医疗美容订立清晰的定义,包括涉及的医疗程序、手术类别、药物、医疗仪器或侵入性技术,及具体规范服务提供者的行为。有了清晰的定义,才可为消费者保障奠定法理基础。

本会强调,一个完善及明确的牌照制度,配合严格的监管,以及呈报机制,有助行业步入正轨。对消费者而言,「医疗美容服务」提供者是否领有适当的牌照和认可资格,是最基本的信心保证。同时,适当的发牌条件和惩罚措施,亦可以为呈报机制的有效运作带来诱因。

要完善制度,业界自律同样重要。根据本会调查所得,逾7成女性用家表示,曾经在接受美容程序时有不同的遭遇,例如美容院经常以「限时优惠」或「特别折扣」作招徕,再游说她们购买升级服务或产品。更有销售人员刻意品评消费者的容貌,强行硬销产品,然而对于「医疗美容」的潜在风险,以至副作用和后遗症则支吾以对;故此,报告建议无论是医生抑或美容师,除了应具备相关专业技术及经验外,当局亦应制订一套资历认证标准,按「医疗美容」服务的类别和风险划分,有助美容业迈向更专业的发展,亦令消费者得到更确切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