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委会改革增病人及消费者代表 提高认受性

2016年7月14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77
转发
电邮此页面

医委会改革增病人及消费者代表  提高认受性毋庸置疑,香港的医疗水平享誉国际,然而多年来医疗投诉机制却为人诟病,主要成因是处理医疗投诉的时间过长,同时负责研讯的医委会委员,来自医学界的比例偏高。为改革医委会的投诉机制,政府向立法会提出改革医委会的《2016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实为改善本港医疗投诉机制跨出第一步。

 

本港目前由医委会负责注册医生的纪律规管,并对投诉个案展开研讯和纪律处分等程序。政府提出的修订有三大重点:(一)增加医委会业外人士的参与,(二)改善医委会的投诉调查和纪律研讯机制,以及(三)便利非本地培训医生到港执业。

修订条例的焦点之一是增加医委会业外人士的数目,部分业界担心造成「操控」和「外行人管内行人」。过去28名医委会委员中,一半由业内选举产生,另一半由特首委任,当中包括4名业外人士,他们约占总数的15%。新修订方案,委员由业内选举产生和特首委任的比例仍然维持1比1,但业外人士由原来4名增至8名,包括3名病人组织代表以及1名由消费者委员会提名的代表,令所占比例增加至25%。

从客观数字看,业外人士只占医委会委员的四分之一,在业内选举和特首委任比例不变的情况下,不会动摇业界的主导地位。相反,在投诉机制引入代表病人和消费者的业外人士,有助提升其公信力和透明度。

社会要求医委会改革的声音由来已久,2001年医委会裁定一名医生在手术期间使用手提电话,并无专业失德,裁决引起社会哗然,并关注医委会内医学界和业外人士的组成比例,认为应避免「自己人查自己人」。

针对医委会的公正性和透明度,本会当年向立法会提交意见书,指出与本港其他投诉处理机制,例如版权审裁处、投诉警方独立监察委员会,和保险索偿投诉局比较,「这些机构独立组成(由法官或业外人士组成),或由超过50%的业外人士组成」。

事隔15年,本会在今年4月再向立法会提供意见时强调,根据外国经验,医委会委员未必需要由医疗业界占大多数,例如加拿大、澳洲和新西兰,业外人士占医生规管组织人数的三分之一,英国更达到一半。当有需要时,可邀请非医委会研讯成员的专家给予意见,做法兼具弹性,亦无损调查的专业性。

另外,增加医委会委员人数亦有助尽快处理其积压的900多宗投诉个案,政府估计,医委会每年更可能有500宗新增个案,每宗个案平均处理时间长达58个月。早年有艺人儿子夭折向医委会投诉,个案历经9年才审结。医疗投诉不少涉及人命损伤,审理时间越长,对受害者及其家属造成的创伤越大,医委会有责任在不牺牲调查质素的前提下从速处理。

改革建议中另一个重点是成立多于一个初步侦讯委员会,以处理积压多年的投诉个案。本会认同这建议,但关键在于政府委任委员时,要严格把关,确保其专业性和代表性,例如可以引入更多非业内人士,包括法官或资深律师为医委会提供法律意见,确保其公信力。

本会尊重医委会作为专业机构,向来奉行自我监管的原则,然而医委会的职能不单是制订行业专业守则及监察其执行,另一重要功能是处理及仲裁医疗投诉,需要顾及病人和大众的福祉,在行业自我规管和向社会问责之间取得平衡。故此医委会若能引入其他持份者的声音,更能彰显其公平、公正和专业精神,提高认受性,对业界的长远发展有利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