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海外发展经验

2015年4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62
转发
电邮此页面

现时全球不少地区都积极使用可再生能源,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及配合环保与可持续消费的原则。然而,在可再生能源发展初期,消费者无疑要承担比使用化石燃料为高的能源价格,但从经验所得,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日趋成熟,发电成本能得以大大下降。发展至今,不少市场的可再生能源占总发电量的比例不断增加,成本亦能与传统发电模式有所竞争。

早于2002年,香港政府已研究引入可再生能源发电,在《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研究》第一阶段报告中,提出在目前《管制计划协议》的监管框架下发展可再生能源发电。研究预计本地的可再生能源资源,在适合的商业条件和模式下,可在2012年供应全年电力需求量的0.7%至1.9%,在2017年供应1.2%至3.5%,及至2022年,可供应2%至4.3%。

2005年,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就如何在香港引入可再生能源谘询公众意见,回应者支持采用太阳能、风力设施和转废为能等可再生能源。公众亦明白,为可再生能源项目选址及支付初期投资费用,要考虑实际因素。同年的电力市场检讨公众谘询,政府已检讨应用太阳能光伏板及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例如由电力公司兴建两座具商业规模的风力轮机,研究进行风力发电的技术可行性,从而了解香港使用风力发电的效益和限制。

国际市场引入可再生能源的模式很多,香港因土地资源问题,有建议可在内地购置土地建造可再生能源发电厂,供电至香港。也有建议由中华电力公司或香港电灯公司(简称两电)以外的其他公司竞投在本地独立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项目。政府了解非两电的供应者能否接驳电网供电,是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最大关键。

由于香港未有法例规范接驳电网的上网价格和合约条款,政府于2008年制定《管制计划协议》时,采用依赖电力公司自行投资,并提供额外利润作为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方案。可惜,尽管在《管制计划协议》下,准许电力公司赚取额外1%回报率以投资可再生能源项目,但进展可说是乏善足陈。及至2014年,根据政府统计数字,香港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仍只占0.1%;反之,同期可再生能源燃气却由零增加至2.6%,可再生能源燃油产品也增至占总需求的0.2%。依据《管制计划协议》以回报率作诱因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政策证明无效。

过去十年,可再生能源在海外不少市场蓬勃发展,本会于2014年12月发表的电力市场报告亦参考了不少欧美经验,引证可再生能源占总燃料的比重,可以在十数年间有显著提升。事实上,亚洲不少地区已制定和执行全面的可再生能源政策,其经验和成功之道,值得香港借镜。

新加坡重点发展太阳能和风能

2008年,新加坡政府认定太阳能和生物燃料为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由跨部门首长组成的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为可持续发展蓝图订出「高效节能新加坡」战略。贸易和工业部负责起草和实施能源市场政策,集中推动太阳能、风能、电动汽车、智能电网、生物质能、燃料电池和能源效率。

早在2000年,新加坡已将发电厂和电网分家,并于2004年在多用电量使用者零售市场引入竞争,建立机制解决接驳电网的供电问题,为可再生能源发展奠下重要基石。2015年,新加坡政府预计,清洁能源产业将贡献约13亿美元的地区总产值。

此外,新加坡政府为清洁能源项目提供约2.8亿美元的资金,重点发展太阳能,又透过类似的环境可持续发展基金鼓励创新方案,发展可再生能源。基金更允许参与项目的研究单位利用公共基础设施,测试其研究的可再生能源技术,例如,该基金资助项目参与者在一所学校安装14.5千瓦电网连接的太阳能系统。加上挪威、德国、丹麦和印度等国近年在新加坡的投资,令可再生能源成为新加坡另一产业。

台湾采用电价补贴促进多元化能源选择

台湾政府订出自给自足的能源保障政策。2009年,政府通过可再生能源发展法(REDA),目标是提高可再生能源的发电容量,至2025年达到全台湾总可发电量的16%。根据REDA,利用电价补贴或上网电价补贴(Feed In Tariff或FIT)的方式,调节不同种类的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确立太阳能、陆上风能、海上风能、生物质能及水力等可再生能源的角色。

目前,台湾的两个商业化可再生能源行业是风能和太阳能。台湾目前拥有530兆瓦的在岸风能装置。政府计划再建设450兆瓦在岸风力涡轮机和600兆瓦离岸风力发电机,到2030年,发电容量可达4200兆瓦,包括1200兆瓦在岸风电装置和3000兆瓦离岸风电装置。在2015年,有关部门更补贴两个离岸风电试点项目的50%资本支出,复盖4个风力涡轮机的安装。

台湾太阳能光伏板产业具有悠久的历史,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配备世界一流的太阳能电池制造能力,目前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7%,是太阳能光伏板的第二大供应地区。政府的目标是750万居民使用太阳能能源,展望及至2030年,太阳能发电容量将达到4500兆瓦。

南韩推动不同种类的可再生能源技术发展

2008年12月,南韩制定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及基本的战略和行动计划,重点部署可再生能源分类(太阳能、风、生物能源、废弃物和地热能),以应对气候变化和化石燃料的枯竭问题。同时,南韩政府致力促进可再生能源产业,和增加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产量的份额,预计在2015年达到4.3%,2020年占6.1%,2035年则为11%。

南韩电力市场一度采用上网电价补贴(FIT),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2012年,更引入可再生能源组合标准(Renewables Portfolio Standard,RPS),目标是于2035年可再生能源增至能源组合的11%。根据RPS,发电量超过5000兆瓦的电力公司(在2010年有14间),在2012年的可再生能源产量必须最少达到2%,在2022年要扩大至10%。符合RPS要求的可再生能源种类,包括太阳能、生物、风能、水能、燃料电池、气化或液化煤技术、海洋、废物、地热和氢气液化能量。不同的可再生能源技术被分配不同的比重,藉以推动个别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发展。

RPS的主要设计特点,是电力公司须提交可再生能源证书(REC),以示达到其RPS目标。获取REC的方式,包括通过REC市场购买证书,或由该公司投资可再生能源设施自行生产。

总结

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成本无疑比化石燃料高,单纯依赖商业计算自行投资,未必适合本港。从海外经验所见,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须透过政府制定合适的政策、目标和法例,引入相关技术和投资,才能成功,例如仿效台湾和新加坡监管公平接驳电网售电,令本地电力市场有条件引入可再生能源。

虽然政府已订立减排目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但仍欠缺积极和具前瞻性的政策推动可再生能源。单靠电力公司自行决定,纵使能达到减排目标,也未必会采用最适合香港长远发展的模式。亚洲各地例如台湾采用FIT促进多元化能源选择的能源政策,以及南韩的RPS偏重个别类型的可再生能源政策,均值得香港借镜,有助定出香港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路向。

如每度电费增加约$0.03,香港的能源组合便可能有约5% 是可再生能源,你会支持吗?

现时发电成本1:$0.666
欧洲补贴可再生能源(太阳能或风能)的发电成本约$0.414 - $1.269(平均$0.8415)
假设香港可再生能源占能源组合5%2,发电成本约$0.693

注: 上述推算是假设电网分销及零售成本(电网费)不会因能源组合的变化而大幅改变,而以上所列发电成本是以港币计算的每度电发电成本。
 
1. 基本电费= 发电成本+ 电网费。假定发电成本占基本电费50%,以中电2014年基本电费每度电$0.884和燃料费$0.224计算,即发电成本为$0.884 x 50% + $0.224 = $0.666。
2. 假设香港的可再生能源效率为欧洲发电效率的70%,发电成本为$0.06($0.8415÷70% x5%)+$0.633($0.666 x 95 %)= $0.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