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订《商品说明条例》彰显消费者公义

2013年3月18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37
转发
电邮此页面

《2012年商品说明(不良营商手法)(修订)条例》(「修订条例」)有望于年内实施,这不单只在消费者保护方面迈出一大步,还对今年全球消费者权益日的主题—「消费者公义」,作出有力的呼应。国际消费者联会促请全球关注,在世界各地仍有消费者由于缺乏足够保障而令权益受损的情况。

本会多年来透过不同方式,包括调查研究、发表报告、向政府提出建议及与业界沟通,期望纠正不良营商手法,增加市场资讯透明度和准确性等,但对消费者较有效的保障,仍然是透过立法,规管瞒欺作假、高压强销等不当商业行为。

本会于2008年发表《公平营商.买卖共赢》报告书,对本地的不良营商手法作出分析,并就立法规管、改善现行法律及规管架构、制定执法策略及机制等方面,提出一系列建议,促请政府透过立法规管商品及服务的不良营商手法。经过各方努力,「修订条例」终于在去年得以通过,并有望在今年内落实执行。

「修订条例」把不良销售手法的涵盖范围,由货品扩展至服务,以及把以下的不良营商手法列为刑事罪行,并设立「遵从为本」的执法机制,鼓励商户遵从法例和快速解决消费纠纷,这是香港在立法保障消费者方面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一)应用虚假或误导性的商品说明

「修订条例」把有关禁止虚假或误导性的商品说明的范围扩展至服务,换言之,商户如将这类商品说明应用于货品或向消费者提供或要约提供的服务,即属犯罪。例如,在广告中声称销售的饮料是100%天然鲜果汁,但实际上含有人工糖分,这商品说明便是虚假。某餐厅挂上老板和名人合照,下有文字称名人光顾后大赞,但事实是名人路过,应邀下合照,这些文字和照片所显现的商品说明亦属虚假。

(二)误导性遗漏

「修订条例」规定,若商户在其营业行为中遗漏或隐藏重要资料,或以不明确、难以理解、含糊或不适时的方式提供重要资料;或未能表露其商业用意(除非在相关情况下,其商业用意已经明显),因而导致或相当可能导致一般消费者作出某项交易决定,而如该消费者没有接触该营业行为,是不会作出该项交易决定的,则该营业行为即属误导性遗漏。

「营业行为」包括透过产品上的价钱牌或标签、广告宣传等邀请消费者购买。

实例:有商户在报章刊登广告,列明「羽绒褛减价至$299,详情参阅店内宣传品」。当投诉人到达商户其中一间分店时,见羽绒褛标价$299,便取下货品,到柜台前付款,但店员表示,购买该货品是需要先行购买特定金额的货品,才可加$299换购的。「先行购买」这个先决条件属「重要资料」,其遗漏或隐藏,导致或相当可能导致一般消费者作出购买那羽绒褛的决定,而若没有接触这价钱牌,消费者是不会作出这决定的,因此商户可能触犯误导性遗漏罪行。

实例:另一位投诉人经网上团购购买美容院的脱毛疗程,当疗程快要进行时,美容院职员才表示,投诉人须另支付$1,050购买专用啫喱,以进行疗程,又指团购优惠券并不包括专用啫喱,建议投诉人先支付一半费用,投诉人无奈答允额外付款。「专用啫喱」是重要资料,其遗漏或隐藏导致或相当可能导致一般消费者作出购买团购优惠券的决定,故此在「修订条例」下这遗漏或隐藏可构成犯罪。

(三)具威吓性的营业行为

商户对消费者作出骚扰、威迫手段或施加不当影响,在相当程度上损害或相当可能在相当程度上损害一般消费者的购买选择及行为方面的自由;并因而导致或相当可能导致该消费者作出某项交易决定,即属犯罪。

这些行为包括威胁性或侮辱性的言语或行为;利用该商户所知悉的任何特定的不幸情况或状况,以影响有关消费者就产品作出的决定;商户在消费者意欲行使合约下的权利(包括终止合约、转购其他产品或改向其他商户购买产品的权利),施加任何严苛或不相称的非合约障碍;及威胁采取任何非法行动。

实例:投诉人光顾美容院时,被职员带到房间内,数名职员不停以疲劳轰炸方式推销疗程,投诉人虽然认为职员推销的服务不合适,但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交出信用卡;当美容院职员发现投诉人信用卡的信用额不够时,即强迫投诉人致电银行增加信用额和申请贷款。在「修订条例」下,这些做法可能触犯具威吓性的营业行为罪行。

( 四)饵诱式广告宣传

若商户在广告宣传中,指明可按某价格供应某产品,而当顾及有关市场和宣传品的性质,商户是没有合理理由相信将能在合理期间内,要约按该价格供应合理数量的该产品,或实际上没有在合理期间内,要约按该价格供应合理数量的该产品,该广告宣传属「修订条例」所禁止的饵诱式广告宣传。另一方面,若有关宣传品清楚述明要约按该价格供应该产品的期间或数量;及商户要约按该价格在该期间内供应该产品,或要约按该价格供应该数量的该产品,则不属饵诱式广告宣传。

实例:投诉人看见某零售商广告称某牌子的冷气机自当天起提供五折优惠,只售$999,为期两天,当天下午投诉人到零售商的门市查询,职员却说已经售清,又不确定翌日是否有货。在「修订条例」下,零售商可能触犯饵诱式广告宣传的罪行。但若零售商在上述指明的期间内,按五折优惠要约供应该产品,那就不属于饵诱式广告宣传。

(五)先诱后转销售行为

如商户就某产品作出按指明价格的购买邀请,而其后出于促销不同产品的意图,而拒绝展示或示范使用有关产品、拒绝接受有关产品的订单或在合理时间内交付有关产品,或展示或示范使用有关产品的欠妥样本,这商户的做法可构成先诱后转销售的犯罪行为。

实例:投诉人看见某商铺展示的储水式电热水炉售价为$1,580,甚为吸引,于是向商铺缴付$900订购,店员收款后没有发出收据,转而游说投诉人购买声称属同一牌子的另一款型号,售价$2,680,又指投诉人原本打算购买的型号性能不佳;期间投诉人要求退订,但遭拒绝,纠缠约一小时后,店员减价至$1,980(连安装),投诉人最终接受店员推荐的型号,但其后投诉人却发现,所购得的电热水炉并非原先打算购买的牌子,只是牌子名称极其相近而已,实际价钱也高出几百元。在「修订条例」下,商铺的做法可构成先诱后转销售的罪行。

(六)不当地接受付款

若商户就某产品接受付款或其他代价时,意图不供应有关产品、意图供应与有关产品有重大分别的产品;或没有合理理由相信该商户将能在其接受该付款或代价之时或之前所指明的期间内,供应有关产品;或在合理时间内(如在接受该付款或代价之时或之前没有指明期间),供应有关产品,则该商户即犯上不当地接受付款的罪行。

实例:投诉人到本港旅游,预先经互联网预订某宾馆的房间,并全数支付有关费用作为入住保证。当他到达宾馆时,职员告知房间已预备但尚未清洁,着他晚饭后回来登记入住。投诉人于凌晨12时再回到宾馆,却发现房间其实已全数租出,职员引领他到附近另一住宿地点,声称是同一宾馆管理,但该住宿地点及环境均差强人意,房间及床铺的情况难以接受。在「修订条例」下,宾馆的做法可构成不当地接受付款的刑责。

为有效打击不良营商手法,「修订条例」设立了一个「遵从为本」的执法机制,鼓励商户守法,执法机关可接受曾作出、正作出或相当可能作出上述罪行的商户,作出承诺,应承不会作出有关行为。

此外,执法机关亦可向法院申请强制令,命令商户不得继续或重犯或作出某违例行为。而对犯事情节严重,或不合作的商户,执法机关则可提起刑事检控。

另一方面,「修订条例」也回应了改善消费者寻求补偿的诉求,任何因上述罪行而蒙受损失的人可针对触犯或涉及有关罪行的人进行民事索偿。「修订条例」亦赋予法庭权力,命令已裁定干犯上述罪行的被告,向因该罪行而蒙受经济损失的人,支付一笔法庭认为合理的款项作为补偿。

结语

相信这具弹性而又罪罚相称的执法机制,加上协助受损消费者寻求补偿的机制,可藉着鼓励守法,惩处违例,以及损害补偿,有效打击服务和货品销售中的不良营商手法,向创造公平营商、买卖共赢的理想市场环境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