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的话:消委会支持课本、教材和学材分拆订价

2011年6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416
转发
电邮此页面

教科书与教材分拆问题,扰攘多时。教育局早前公布新学年的适用书目表中,只有极少数课本与教材分拆订价。分拆的大部分是修订版和新书,就算是分拆了,课本售价仅略为调低。家长在新一学年可能又要替子女支付高昂的购书费,在高通胀下,实在是百上加斤!

消费者委员会从用者自付、消费者选择权,及校方与老师在选择书本与教材时,可有更多选择为出发点,支持课本、教材和学材三者分拆订价,不应以捆绑形式出售。

过往,教科书商解释书价大部分源于教材开发成本而减不下来,因此本会认为,课本与教材分拆后,价格应显著回落。

教科书及相关配套资源一般分为三个部分──课本、教材和学材。课本是学生用书,教材为老师在教学时使用的材料,而学材则为学生在学习时的辅助材料,如练习、作业、工作纸等。

长久以来,出版商免费向学校提供教材,这成本却计算入课本订价内。当学校选用某一出版社的课本,便会自动得到相关的教材而毋须支付分文。换言之,在现行的成本架构下,出版商把教材的成本转嫁至消费者(学生家长)身上。

消费者委员会多年来监察教科书的价格变动,自1994年以来,有15年的书价高于同期的综合消费物价指数;最大的差距达8.9%。

调查同时向出版业界查询书价变化的原因,业界的回应指出,「出版商须投放大量资源研发及制作网上及多媒体教学资源」(《选择》月刊345期);「⋯⋯提供到校支援,如教师培训、校本课程剪裁、代学校筹备活动等,令成本上涨」(《选择》月刊357期);「教师对教材及配套的要求与日俱增,教科书出版社的工作量因而倍增。」(《选择》月刊369期);「学校对辅助教材需求大,出版社要免费供应,制作配合书本的视听教具及辅助教材的成本亦告增加。」(《选择》月刊381期),由此可见,教材成本计入教科书制作成本,构成书价上升。

若将教材从课本分拆出来,课本成本理应相应下降,价格也可望随之下调;而把教材独立订价及发售,让教师及学校因应其实际需要,考虑是否选购,让其行使选择权并承担有关成本,我们认为是较合适的安排;既可避免浪费资源,也减轻家长的负担。

事实上,分拆订价早应于上一学年执行,基于课本出版业界提出需要时间处理一系列执行细节,教育局因此同意分拆订价暂缓一年执行,即于2011-12学年开始实施。然而,课本出版业界这次无论在分拆幅度,抑或价格调整上,明显与公众期望相去甚远。

教育局为此已成立教学资源检讨工作小组,探讨及检视分拆订价政策所衍生的问题,特别是适用书目表的运作方式,以及其他有关教学资源供应的措施,以确保为学校提供优质及物有所值的教学资源,期望在今年内提出建议。

根据过去多年的研究,我们认为课本价格有下调的空间,期望在可见的将来,透过引入更多竞争者、理顺分拆订价的问题,以及制作简约设计课本等等,从不同方面入手,减轻家长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