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的话:加强规管老人院 保障长者权益

2005年11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349
转发
电邮此页面

随着人口老化,社会环境转变,不少长者都要入住老人院以期得到适当的照顾,因此,老人院的素质、收费和经营手法都值得公众关注:

(一) 院社收费

有报道指部分私营老人院杂项收费繁多,厕纸、牙刷、塞耳朵的棉花等日常用品要另外收费,令长者或家人难以估计支出,住得并不安心。又没有单据证明,实在极不合理。

(二) 退宿和退回按金

消委会今年首九个月接获20多宗关于安老院的投诉,其中10宗是有关长者去世后,院方以合约订明院友迁离院舍要给予一个月通知期为理由,扣去入院时缴交的按金。老人院有长者离世是必然发生的事。老人院订定此规则是考虑其固定成本开支,恐怕未能即时找到其他院友填补空缺。可是,即使有人即时迁入,院舍仍然没收逝者按金,从中取利,值得商榷。另一方面,即使接纳院方有固定成本的开支,院方亦应退还膳食费用。因此,我们认为大家应讨论有关收费方法是否合理。

(三) 综缓长者的缴费安排

有报道指调查发现,不少私营安老院要求保管综缓长者的存摺和图章,以「保障收入」。社署的守则注明,安老院职员不能私自动用及提取住客银行帐户内的款项。但部分私营安老院以综缓长者所交的院费过低为理由,规定代保存长者存摺、图章,以便代为提款扣数,更有院社要求长者写下欠单。

据悉,社会福利署容许津助院舍担任综缓长者的受委人,代长者处理财物,这可能是较便捷的做法。我们并非质疑津助院舍的诚信,可是还须考虑利益冲突的问题。院舍从中扣除支出的款项,又同时担任独立的受委人,谁会为长者作独立监察,确保开支正确?

本港现时有「安老院实务守则」规管老人院的营运,以不合理手法向长者收取各式费用的私营安老院,可能只是少数。但社会必须正视这情况,提高老人院的水平,防止长者受到剥削。

下载PDF
下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