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拧」乐:青少年的拧蛋、拧卡文化

2005年4月15日 年月日
《选择》月刊
342
转发
电邮此页面

「拧」是一种独特的消费文化。

它与传统的买卖行为不同。消费者付款后所得的产品是不可预计的 ── 扭蛋机、扭卡机内的产品的价值、稀有度和受欢迎程度都有所不同,因而形成一种刺激和兴奋的感觉,更隐含了博彩的意味。

「扭拧」是为了什么?

是消费?「付出金钱来追求一些东西。」

是交换?「以自己不喜欢的来换取心仪的东西。」

是收藏?「集齐一套有一种满足感。」

是游戏?「好玩,刺激!」

是社交?「这样比较容易交朋友。」

跟潮流?「很多同学都玩,不玩就跟不上潮流!」

是买卖?投资?「可以高价三至十倍转卖。」

是赌博?追求刺激感?「能以小博大,贪念谁人没有!」

还是为了心理满足?「拧到特别的会给别人称赞,有自负的感觉。可以炫耀,像拿了高分一样。」

在考察的过程中,我们访问了校内四位热衷于「拧」的同学,得到了上面的答案。

「拧」的消费早在七十年代已出现,到了九十年代,这风气由日本再次吹到香港,并以新面目示人。不少店铺都会将扭蛋机及扭卡机放在当眼位置。

去年,我们以问卷调查了将军澳5间中、小学的274名学生,发现超过八成曾经拧蛋、拧卡,现在仍有拧的小学生有59%,中学生则是34%,平均每月一次或以下,以每次$1及$5的扭蛋机、扭卡机最受欢迎,而中学生最爱$10以上的机。得到的卡/蛋的每件最高转卖金额可达$1,000,卡的平均转卖价为$80至超过$100,抽奖蛋机内有些购物现金券面值可达$200。所以商店老板表示,有越来越多的成年人喜爱拧蛋、拧卡。

拧蛋、拧卡能否获得成就感?

我们发现,有23%的中学生和32%的小学生曾因拧到好东西而被同学赞赏,而因收集有关产品比别人多而被人羡慕者则不足三分之一。值得留意的是,因拧蛋、拧卡而获得赞赏或被人羡慕而觉得更有自信的小学生达43%,中学生则只有14%。这反映了即使是偶尔的赞赏,都给予小学生多一点自信。相信这亦是拧的消费在小学生中较受欢迎的一个原因。

学生在拧蛋、拧卡时是否存在博彩心态?

虽然表示会炒卖拧出的蛋/卡的学生只有3%,但试过转卖拧蛋、拧卡的中小学生为24%及15%。虽然半数学生表示吸引他们的是机内的产品,但当知道可以高价卖出时,21%的中学生及32%的小学生会选择将拧到喜欢的东西转售。

研究亦发现,约三成的学生会在拧到不喜欢的东西后还会再拧,这反映了拧蛋消费的特点。一般来说,消费者通常不会再买不喜欢的产品 (必需品除外),但「拧」的消费中,却有近三成消费者在拧到不喜欢的东西时还会再消费,希望下次博得较理想或更高价值的产品。

上述现象反映出,拧蛋、拧卡有博彩成分─即使看见机内有喜欢的东西,不一定能拧到。在拧不到好东西时,不是丢掉它,就像丢掉不中奖的六合彩票,便是搁在一旁。在博不到心中所爱时,会因不甘心而再试,不断投进金钱。若拧到贵重的东西,又可能因有利可图而卖出。当青少年考虑把拧到的东西转卖,这玩意就有了投机的意味,成为了以小博大,再转卖图利的活动了。

为免青少年不自觉地染上了博彩习惯,若家长发现子女喜欢拧卡、拧蛋,应尝试与他们探讨付出与回报是否相称,从而让他们反思「拧」是否合理的消费,并趁机阐释正面的运用金钱概念,使他们「拧」而不赌。

本文由「第五届消费文化考察报告奖」高级组杰出作品奖及优异选题奖得主张沛松纪念中学同学提供

下载PDF
下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