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用燃油價格維持高企惹詬病 提升市場透明度釋疑慮

2020年5月14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523
轉發
電郵此頁面

車用燃油價格維持高企惹詬病  提升市場透明度釋疑慮

近期國際原油價格大幅下跌,紐約期油在上月更一度跌至每桶負40美元的歷史新低。一直捱貴油的車主都期望燃油價格相應下調,在經濟下滑時紓緩日常支出,然而,本港車用燃油零售價仍然高踞全球,自然怨聲載道。在立法會內,不同黨派的議員更直指本港油價「加快減慢」,油公司涉嫌「合謀定價」,要求政府予以正視。

政府則強調,一向有監察本地車用燃油零售價,並敦促油公司在國際油價下跌時,盡快調低其零售價格。由今年1月至4月,油公司下調價格11次,累積減幅每公升1.5元;自3月起國際油價出現大幅波動,油公司的調整亦較以往頻密,共調整8次,以減輕市民的負擔。

本會一直關注本港車用燃油價格的變化,於2015年及2016年兩度發表車用燃油價格監察報告,發現本地汽油牌價在2013年上半年出現「加快」及2014年下半年「減慢」的現象,而在2015年至2016年首季,儘管汽油牌價沒有出現「加多」,但繼續有「減少」的情況,並提出市場欠缺透明度的問題。

當年本會曾就此邀請油公司對「加快減慢」和「加多減少」的現象作出回應。不過回覆的油公司都表示,汽油進口價只是定價的其中一個因素,其餘的運作成本還包括折扣優惠、保險、地價、安全及環保等方面,因此本地零售價的調整幅度,不一定跟隨國際原油價格變動。另外,由於香港沒有煉油廠,本地出售的車用燃油全是進口成品油,並非原油。原油與成品油(例如車用無鉛汽油及車用柴油等)是不同的產品,因此國際原油價格的變動與無鉛汽油及車用柴油零售價的調整不一定相同。

香港的車用燃油價格是全球最貴,一直為社會詬病。究其原因殊不容易,因為與本港汽油市場相關的數據十分貧乏,難以深入探究。例如外界指,應以新加坡離岸價(即普氏平均價MOPS)和本地燃油價格作比較,惟相關資訊並非公開資料,就算付上高昂的費用,其使用和發布等亦受到條款約束。儘管如此,本會認為政府可增加訊息披露的透明度,透過更頻密發布車用燃油進口價數據和相關趨勢分析,以至有關油價市場的成本結構報告,有助公眾瞭解和監察燃油價格波動。

此外,本會亦於2016年的報告指出,油公司向消費者提供的折扣優惠非常複雜,容易令消費者產生混亂。本會曾接獲投訴,指向油公司申請油卡時,每公升油可享有較高折扣優惠。但幾個月後投訴人發現油公司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將折扣優惠大幅調低,令消費者有受騙的感覺。

事實上,除非消費者每天無時無刻都有留意各項宣傳,否則未必能享用較高的折扣,最簡單和最受歡迎的做法是油公司直接下調牌價回饋消費者,以取代繁複的優惠折扣,讓消費者直接和公平地受惠。

無論從保障消費者的角度、市場透明度,以至減低油公司推廣成本等方面考慮,政府和油公司都應切實提高市場的透明度,以便社會監察。至於行業是否有合謀定價、濫用市場權勢之嫌,便視乎競委會是否收到相關舉報,從而能在現行《競爭條例》的權力下作出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