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認同強制性冷靜期倡議務實可行 期望盡早立法增消費保障

2018年5月15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499
轉發
電郵此頁面

社會認同強制性冷靜期倡議務實可行   期望盡早立法增消費保障

本會於上月發表強制性冷靜期研究報告,提議在3個行業:美容、健身及時光共享,以及2類交易模式:非應邀及遙距合約,實施最少7天的強制性冷靜期,期間消費者可以無條件取消合約。報告發表後,即時引起社會極大迴響,市民大眾及立法會各黨派均認為方向正確,表態支持,即使是建議規管的健身行業,部分從業員團體亦認同設立強制性冷靜期是正面的做法,反映社會各界對設立冷靜期已存在高度共識。

有商界人士擔心,強制性冷靜期會引發取消合約潮,屆時消費者可「肆無忌憚」取消交易,商戶的營運成本勢必增加。亦有美容業人士指,本會的建議標籤美容行業為「問題行業」,有欠公允。更有指現時的《商品說明條例》已經包括禁止不良營商手法的條文,當局應加強執法,而非另設冷靜期。

本會倡議推行強制性冷靜期,目的之一是將消費者面對不良營商手法所蒙受的經濟損失減至最低,而最簡單直接的方法,是讓消費者在不受任何不當影響的情況下,享有完全取消交易的機會。

自《2012年商品說明(不良營商手法)(修訂)條例》生效後,成效日漸彰顯,但即使法例如何完備,亦不能完全杜絕不良營商手法,例如軟硬兼施、疲勞轟炸等。儘管此等手法令消費者飽受煎熬,但舉報後,往往舉證困難,難以將不良營商者繩之於法,亦不能追討經濟損失;但如在現行法例引入更多限制,反而會影響其他守法的商家。引入強制性冷靜期,則可與法例互相補足,讓受到不良營商手法影響其消費決定的消費者,可無條件取消交易及取回已付的費用,亦令不良營商者難以得逞。

本會強調,強制性冷靜期並非鼓勵消費者毋須理會後果而作非理性的消費。事實上,建議中亦提及,當消費者行使取消交易的權利時,亦有其責任和代價,例如以信用卡付款的消費者,可能會被扣除不多於交易金額3%的手續費,不當使用貨品會被扣除合理費用作賠償,及須自行承擔退貨時的運輸費等。本會深信,絕大多數消費者都是理性和合理的,如交易已清楚說明,並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進行,消費者鮮有單純因有冷靜期而任意取消交易。

至於建議中提出的3個行業,均涉及大額的預繳式消費及有問題的銷售手法,以本會的數字為例,過去5年,收到該3個行業的銷售手法投訴多達3,700宗,涉及金額超過$1.3億,《2012年商品說明(不良營商手法)(修訂)條例》於2013年修例之後,亦沒有明顯改善跡象。事實上,不少消費者對該等行業已失去信心,推行強制性冷靜期,提升消費者的保障,對守法的商家沒有影響之餘,反而可令大眾重拾對行業的信心。

社會另一個討論重點,是能否將各式各樣的銷售情況,全面納入冷靜期的保障範圍,而不良商家又會否藉由網購來逃避冷靜期等。本會的報告提出的是立法的大原則,期望拋磚引玉,激發各界多方面討論,積極參與之後的公眾諮詢,令未來推出的法例條文,更清晰、周詳和完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