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願醫保有助緩解公營醫療需求 嚴格監管醫保產品保障市民權益

2018年4月16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498
轉發
電郵此頁面

自願醫保有助緩解公營醫療需求   嚴格監管醫保產品保障市民權益

拉鋸多年的自願醫療保險計劃,終於在政府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得以落實,並加入稅務優惠吸引市民參與,預計最快明年4月實施。本會支持自願醫保的整體方向,計劃無疑有助減輕沉重的公營醫療支出,但當計劃推出,政府必須密切監察計劃的日常運作及市場動態,並不時對計劃作出檢討,以確保達致醫療保障多元化的長遠目標。

早於1997年,政府委託哈佛大學研究本港醫療改革的方向。報告指出香港的醫療融資存在根本性問題,如果持續依靠公營醫療系統作主導,最終在人口老化問題愈趨嚴重,以及醫療成本不斷上漲的情況下,公營醫療系統隨時面臨崩潰的危機。

其後20年,醫療融資的方案由強制性供款,修改為自願性,隨着社會上不同意見而反覆修訂,但遲遲未能落實推行。與此同時,醫療衞生開支卻持續攀升,從2016至17年度的$570億(佔經常性開支約16.5%),升至今年最新公布的2018至19年度預計開支$780億,兩年間上升近37%,佔經常性開支的比率亦升至逾19%。

公營醫療負荷沉重而衍生的問題已不時浮現,以急症室輪候時間為例,根據醫管局提供的資料,大部分公立醫院急症室的輪候時間動輒需要1至3個小時,部分醫院在長假期間的輪候時間更逾20小時。醫護人員的工作量及壓力也不斷增加,影響服務質素之餘,也可能因過勞而出錯,造成種種醫療事故,最終受影響的仍然是市民大眾。

要從根本解決問題,自願醫保是重要一步,讓市民大眾以可負擔的價格享用私人醫療服務,以減輕公營壓力。本會亦喜見爭取多時的自願性冷靜期在計劃中得以落實。事實上,政府的自願醫保計劃,較現時市場上的醫療保險,有其優勝之處,重點如保證續保至100歲、保險公司不可單方面因保單持有人的健康或索償情況而對其進行重新核保,或增加投保人的附加保費率,當人口愈來愈長壽,這點尤其重要。此外,自願醫保產品的最高投保年齡延長至80歲,較現時一般65歲至70歲為長。不少長者曾向本會表達有錢也買不到保險,可見坊間實在欠缺受保年齡較高的產品,自願醫保可算提供了解決方案。

另外,自願醫保不設「終身保障限額」,加上保障範圍擴闊至未知的已有疾病、訂明的非住院程序(例如內窺鏡檢查)和非手術癌症治療等,均有助提升保障質素。

不過當自願醫保產品在市場推出時,消費者亦不可掉以輕心,抱有每個產品都差不多的心態,又或只着眼稅務優惠而馬虎選購。自願醫保計劃雖然提供一些標準化的住院保險產品,例如計劃下的產品必須符合一些特定的最低要求及最低保障限額,而計劃下的實務守則亦為核保程序提供一些原則,但不同保險公司在處理投保申請時,仍可根據各自的核保程序,決定是否承保和擬訂個別不承保項目條款或附加保費率。醫療保險是長期使用的服務,一般購買後鮮有更換,所以消費者務必多作比較才下決定。

計劃推出後,市場上既有自願醫保認可產品:「標準計劃」及「靈活計劃」,也有非認可產品,包括其他醫保計劃,以及不同保險公司在自願醫保「標準計劃」外提供的附加計劃,例如自願醫保與其他醫保產品及/或相連的捆綁式保險產品。取得正確資訊是消費者應有的權利,而保險公司作為營商者是有責任提供清晰的資訊,讓消費者瞭解自願醫保與其他醫保產品或捆綁式產品的分別,包括:產品是否符合計劃的「最低要求」保障範圍、續保/核保安排、保金、稅務扣減等,讓消費者知所選擇。當新產品推出市場時,通常容易出現資訊混亂和運作不暢順的情況,政府務必要全力把關,讓計劃得以健康發展,市民便可安心參與自願醫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