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規管醫學美容刻不容緩 管機不管人保障形同虛設

2018年1月15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495
轉發
電郵此頁面

全面規管醫學美容刻不容緩   管機不管人保障形同虛設

DR慘劇發生5年,上月終有裁決,這宗本港史上首宗與醫學美容療程有關的誤殺案,由事發至案件審結,備受各方關注。事件反映醫學美容療程須在全面和嚴格監管下進行,偶一疏忽失當,即可令身體嚴重受傷,甚至死亡。

醞釀多時,去年初政府建議《醫療儀器條例》日後立法時,會為特定醫療儀器制訂使用管制,其中高強度聚焦超聲波儀器、激光儀等,使用者必須為註冊醫護專業人員,或受到註冊醫護專業人員在場監督;至於微針、冷凍溶脂儀、紅外線、強烈脈衝光等,使用者必須為註冊醫護專業人員,或已透過政府認可的培訓計劃接受使用該儀器的相關培訓。

不過因美容業界的強烈反彈,建議仍未提交立法會,當局早前在回應傳媒時已表明會作出大幅讓步,刪去規管高風險儀器的使用管制,而剩下設立進口醫療儀器註冊制度的建議亦會放寬,為一些用作美容用途、未符合註冊要求的醫療儀器,設立過渡性質的「表列制度」。

DR事件發生已達5年,規管醫學美容的法例至今仍遲遲未落實,如今再作出此等讓步,消費者實難以得到保障,令人憂慮。

本會一直關注醫學美容所涉及的安全問題,於2016年12月已發表報告,深入探討問題和提出規管建議。事實上,現時本港對醫學美容的監管嚴重落後於其他地區。綜觀內地、台灣和南韓,均擁有一套較完整的法規,規定涉及不同程度風險的美容療程,均有相應的考核程序、資歷要求和發牌制度。反觀香港,由從業員的資歷、儀器的標準,以至醫療處所、儀器操作員的資格都沒有法定準則和要求。目前正在審議《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以及尚在立法建議階段的《醫療儀器條例》,雖然姍姍來遲,但如能做好立法工作,亦可成為促進消費者健康及安全保障的基石。不過,如果因美容業界的反彈,採取「管機器不管人」的態度,規管實效便大打折扣,有違提升醫療儀器使用安全的立法原意。

從安全角度考慮,醫療儀器的風險水平應與使用者的相關技能、經驗、知識等對應,使用者並須經考核,因使用者是否熟悉儀器所採用的科技以至相關效能和限制,以及如何安全操作和出現事故時如何處理,均對消費者在接受療程時是否安全起關鍵作用。如果法例不規管操作儀器的人員,實與醫療儀器按風險水平訂立級別的立法建議自相矛盾。

本會提出「管人」的措施,並非要打擊美容業界的生存空間,事實上按原來的方案,美容業從業員可在指定的情況下使用類別II、III及IV的醫療儀器。本會去年接獲有關醫學美容的投訴中,有124宗療程是由美容師進行,另有22宗由醫生進行。這反映了無論是醫生或美容師,在操作醫療儀器前,都必須有足夠的經驗及相關知識,才可提升消費者在接受美容療程時的保障。

另一方面,《醫療儀器條例》要求所有進口的醫療儀器包括部分用於美容療程的儀器,均須向衞生署註冊,雖然亦有規定儀器轉手時須再向當局登記,但近年美容中心突然結業的例子屢見不鮮。當儀器在轉手多次之後,登記制度是否仍可有效執行,值得商榷。再者,香港是自由港,市面上已有不少二手貨、山寨機甚或冒牌貨,並不在註冊制度之內,實在難以規管及追蹤這類儀器的流向。

此外,本會倡議醫療處所亦須透過發牌制度規管。涉及醫療程序的美容療程有一定危險性,發牌制度有助政府有效監管提供醫學美容服務的場所,亦最容易讓消費者識別符合資格的服務供應商。 

過去一年,不少投訴個案已明顯指出醫療美容若有失誤,對消費者的身心都構成極大傷害。本會強調,立法落實《醫療儀器條例》刻不容緩,不能讓類似DR慘劇、抽脂事件等不斷重演。只有一套對醫學美容的處所、儀器、操作人員、營商手法等作全面監管的法規,才可全面保障消費者的健康和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