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徵費不容再拖 共建「惜物減廢」文化

2017年4月18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486
轉發
電郵此頁面

垃圾徵費不容再拖  共建「惜物減廢」文化

政府早於1998年推行《減少廢物綱要計劃》,制訂多種減少廢物的方法,政策經過近20年醞釀和社會的反覆討論,終於在上個月踏出重要一步,公布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建議實施安排,預計最快於2019年下半年實施。建議實施兩種收費模式,一般市民以「按戶按袋」形式繳費,必須使用政府指定的垃圾袋棄置廢物,垃圾袋有介乎3公升至100公升9種容量選擇,價錢為3毫至11元。工商界則須「按重量」繳費,每公噸365元,如廢物是運往市區及新界西北廢物轉運站,入閘費則須395元。

本會支持盡早落實建議,認為這舉措能有系統和公平地讓各持份者共同承擔消費背後對環境所造成的影響,特別是有過度或不良消費習慣的用戶要就行為負上責任。源頭減廢不僅可以紓緩堆填區「爆滿」的壓力,更重要是將「惜物減廢」的概念帶進消費文化當中,透過教育、宣傳,令概念在消費者心中發芽生根,再落實到消費行為上。將來大家在購物前,便會自發地考慮產品是否真正所需。

以台北及首爾為例,兩地政府同樣於九十年代開始討論廢物徵費等減廢政策,多年來一步一腳印落實措施,到今天已取得一定成果。例如台北早年是按每戶的用水量計算所需的垃圾處理費用,此制度一直備受質疑,因未能真正反映每戶實際的垃圾量,亦未能提供誘因令住戶減少製造垃圾。自2000年起,台北引入「垃圾費隨袋徵收」措施,成績有目共睹,人均家居垃圾量由1997年的1.26公斤,跌至2015年的0.87公斤,減幅達31%。在1995年實施廢物按量徵費的首爾,隨後數年人均廢物棄置量亦大幅減少4成。

要把可持續消費的概念落實到消費行為上,其實有很多好方法。消費者在購物時可要求盡量減少產品的包裝,一些個人護理產品例如沐浴露或洗頭水等,可選擇補充裝替代,減少製造垃圾,同時亦能延長垃圾袋的「壽命」,例如由過去每天更換一個垃圾袋,變成隔天替換,都有助減少廢物量。此外,消費行為的改變將會是影響生產商及商戶研發和銷售可持續消費商品的龐大力量,例如減少包裝物料,甚至改用可作環保回收的物料生產和包裝商品,進一步減少垃圾。例如台北自推行垃圾隨袋徵費後,整體回收率由1997年的2%,升至2015年的57%,升幅接近30倍。

本會認為,要推動一個全新的政策,形成一種社會普遍認同的價值觀非一朝一夕可做到。以2009年開始實施首階段的膠袋徵費為例,也出現過商戶過度派發環保購物袋、濫收費用等問題。但近年情況已經大大改善,不少市民都已養成自備購物袋的習慣,部分商戶甚至會將收費延伸至不受限制的紙袋,希望進一步減少浪費。香港的膠袋收費於2015年4月1日全面推行後,大眾已普遍接受。

雖然有聲音擔心實施垃圾徵費後,或會衍生違法棄置垃圾等執法問題,但觀乎外地的經驗,並非不能解決。台北及首爾在推行初期,都出現大量非法棄置,但這些問題只屬短暫性質,當局透過不斷優化徵費計劃,以及做好執法及教育工作,多管齊下,令政策發揮積極效用。香港自然可借鑒這些海外經驗,讓垃圾徵費能順利執行。

香港人雖然教育程度高並且日漸注重環保,但去年本會的研究發現,消費者在可持續消費上明顯「知行不一」,儘管明白節約環保的道理,但卻難以在生活模式和實際行動上作出根本的改變。本會期望,廢物徵費是一個開端,無論消費者、企業還是政府,都能為推動一個可持續消費環境,共同承擔責任,為社會培養「惜物減廢」的文化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