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美容風險不容忽視 立法規管刻不容緩

2016年12月15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482
轉發
電郵此頁面

醫療美容風險不容忽視   立法規管刻不容緩

愛美是人類的天性,本會的調查顯示,每5個15至64歲的消費者就有1個使用醫療美容服務。龐大的消費市場,令近年整容、塑型等醫療美容程序大行其道。然而當消費者大灑金錢,追求所謂完美體態和容貌的同時,卻往往低估了當中潛在的風險,難以自我保護。

2012年DR醫學美容靜脈輸液事故,導致一死三傷,政府及後成立的「區分醫療程序和美容服務工作小組」,審視35項高風險美容程序,提出把當中15項涉及高風險侵入性程序例如美白針、注射肉毒桿菌等,列為醫療程序,必須由醫生執行,否則可被控無牌行醫。然而言猶在耳,前年一名舞蹈教師在接受抽脂程序後死亡,再次為業界的作業模式敲響警鐘。政府必須正視問題,從速由制度入手,全面規管行業,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有見及此,本會月初發表題為《醫療美容服務的消費保障──引入新規管制度》的研究報告,通過諮詢美容和醫療等業界意見,檢視7個司法管轄區的規管模式,再配合消費者意見調查,以至用神秘顧客身份訪查30間提供醫療美容服務的處所,得出結論是香港在規管醫療美容上明顯落後於鄰近國家及地區;故此本會提出9點建議,促請政府盡快就「醫療美容」釐訂清晰定義、確立施行不同美容程序的資歷認證、管制應用相關醫療儀器,從速為業界設立明確的牌照制度,加強保障消費者權益。

研究結果顯示,消費者對「醫療美容服務」的觀念和現行監管做法並不一致。超過8成用家將「醫療美容」視為「一般」美容服務,認為可由「美容師」或「治療師」於美容院施行的是「普通」而「非侵入性」療程,忽略了當中潛在的安全風險。另外更有超過九成半曾使用已界定為高風險、必須由醫生或牙醫施行的「醫療美容」程序用家表示,服務也由美容院的「美容師」、「治療師」或「美容顧問」提供,相反由註冊醫生施行的不到半成!

早前《選擇》月刊報道有美容院引入水光槍美容療程,警方於今年4月因應衞生署的舉報,到一間美容院喬裝顧客,結果發現該店非由醫生提供水光槍程序,最終以無牌行醫拘捕有關人士。事件引發業界反彈,認為水光槍並不在該列表之中,質疑是否需由醫生進行。事件印證了本會的報告,反映在沒有清晰的規管及政策下,政府和業界各執一詞,最終由消費者付出代價。

本會認為,由於「醫療美容」在香港沒有清晰定義,無論業界或消費者都容易對服務的界定感到混淆。正本清源,政府必須為醫療美容訂立清晰的定義,包括涉及的醫療程序、手術類別、藥物、醫療儀器或侵入性技術,及具體規範服務提供者的行為。有了清晰的定義,才可為消費者保障奠定法理基礎。

本會強調,一個完善及明確的牌照制度,配合嚴格的監管,以及呈報機制,有助行業步入正軌。對消費者而言,「醫療美容服務」提供者是否領有適當的牌照和認可資格,是最基本的信心保證。同時,適當的發牌條件和懲罰措施,亦可以為呈報機制的有效運作帶來誘因。

要完善制度,業界自律同樣重要。根據本會調查所得,逾7成女性用家表示,曾經在接受美容程序時有不同的遭遇,例如美容院經常以「限時優惠」或「特別折扣」作招徠,再游說她們購買升級服務或產品。更有銷售人員刻意品評消費者的容貌,強行硬銷產品,然而對於「醫療美容」的潛在風險,以至副作用和後遺症則支吾以對;故此,報告建議無論是醫生抑或美容師,除了應具備相關專業技術及經驗外,當局亦應制訂一套資歷認證標準,按「醫療美容」服務的類別和風險劃分,有助美容業邁向更專業的發展,亦令消費者得到更確切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