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海外發展經驗

2015年4月15日 年月日
《選擇》月刊
462
轉發
電郵此頁面

現時全球不少地區都積極使用可再生能源,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及配合環保與可持續消費的原則。然而,在可再生能源發展初期,消費者無疑要承擔比使用化石燃料為高的能源價格,但從經驗所得,隨着可再生能源發電技術日趨成熟,發電成本能得以大大下降。發展至今,不少市場的可再生能源佔總發電量的比例不斷增加,成本亦能與傳統發電模式有所競爭。

早於2002年,香港政府已研究引入可再生能源發電,在《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研究》第一階段報告中,提出在目前《管制計劃協議》的監管框架下發展可再生能源發電。研究預計本地的可再生能源資源,在適合的商業條件和模式下,可在2012年供應全年電力需求量的0.7%至1.9%,在2017年供應1.2%至3.5%,及至2022年,可供應2%至4.3%。

2005年,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就如何在香港引入可再生能源諮詢公眾意見,回應者支持採用太陽能、風力設施和轉廢為能等可再生能源。公眾亦明白,為可再生能源項目選址及支付初期投資費用,要考慮實際因素。同年的電力市場檢討公眾諮詢,政府已檢討應用太陽能光伏板及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例如由電力公司興建兩座具商業規模的風力輪機,研究進行風力發電的技術可行性,從而瞭解香港使用風力發電的效益和限制。

國際市場引入可再生能源的模式很多,香港因土地資源問題,有建議可在內地購置土地建造可再生能源發電廠,供電至香港。也有建議由中華電力公司或香港電燈公司(簡稱兩電)以外的其他公司競投在本地獨立發展可再生能源的項目。政府瞭解非兩電的供應者能否接駁電網供電,是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最大關鍵。

由於香港未有法例規範接駁電網的上網價格和合約條款,政府於2008年制定《管制計劃協議》時,採用依賴電力公司自行投資,並提供額外利潤作為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方案。可惜,儘管在《管制計劃協議》下,准許電力公司賺取額外1%回報率以投資可再生能源項目,但進展可說是乏善足陳。及至2014年,根據政府統計數字,香港的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仍只佔0.1%;反之,同期可再生能源燃氣卻由零增加至2.6%,可再生能源燃油產品也增至佔總需求的0.2%。依據《管制計劃協議》以回報率作誘因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政策證明無效。

過去十年,可再生能源在海外不少市場蓬勃發展,本會於2014年12月發表的電力市場報告亦參考了不少歐美經驗,引證可再生能源佔總燃料的比重,可以在十數年間有顯著提升。事實上,亞洲不少地區已制定和執行全面的可再生能源政策,其經驗和成功之道,值得香港借鏡。

新加坡重點發展太陽能和風能

2008年,新加坡政府認定太陽能和生物燃料為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重點。由跨部門首長組成的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為可持續發展藍圖訂出「高效節能新加坡」戰略。貿易和工業部負責起草和實施能源市場政策,集中推動太陽能、風能、電動汽車、智能電網、生物質能、燃料電池和能源效率。

早在2000年,新加坡已將發電廠和電網分家,並於2004年在多用電量使用者零售市場引入競爭,建立機制解決接駁電網的供電問題,為可再生能源發展奠下重要基石。2015年,新加坡政府預計,清潔能源產業將貢獻約13億美元的地區總產值。

此外,新加坡政府為清潔能源項目提供約2.8億美元的資金,重點發展太陽能,又透過類似的環境可持續發展基金鼓勵創新方案,發展可再生能源。基金更允許參與項目的研究單位利用公共基礎設施,測試其研究的可再生能源技術,例如,該基金資助項目參與者在一所學校安裝14.5千瓦電網連接的太陽能系統。加上挪威、德國、丹麥和印度等國近年在新加坡的投資,令可再生能源成為新加坡另一產業。

台灣採用電價補貼促進多元化能源選擇

台灣政府訂出自給自足的能源保障政策。2009年,政府通過可再生能源發展法(REDA),目標是提高可再生能源的發電容量,至2025年達到全台灣總可發電量的16%。根據REDA,利用電價補貼或上網電價補貼(Feed In Tariff或FIT)的方式,調節不同種類的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確立太陽能、陸上風能、海上風能、生物質能及水力等可再生能源的角色。

目前,台灣的兩個商業化可再生能源行業是風能和太陽能。台灣目前擁有530兆瓦的在岸風能裝置。政府計劃再建設450兆瓦在岸風力渦輪機和600兆瓦離岸風力發電機,到2030年,發電容量可達4200兆瓦,包括1200兆瓦在岸風電裝置和3000兆瓦離岸風電裝置。在2015年,有關部門更補貼兩個離岸風電試點項目的50%資本支出,覆蓋4個風力渦輪機的安裝。

台灣太陽能光伏板產業具有悠久的歷史,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配備世界一流的太陽能電池製造能力,目前佔全球市場份額的17%,是太陽能光伏板的第二大供應地區。政府的目標是750萬居民使用太陽能能源,展望及至2030年,太陽能發電容量將達到4500兆瓦。

南韓推動不同種類的可再生能源技術發展

2008年12月,南韓制定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及基本的戰略和行動計劃,重點部署可再生能源分類(太陽能、風、生物能源、廢棄物和地熱能),以應對氣候變化和化石燃料的枯竭問題。同時,南韓政府致力促進可再生能源產業,和增加可再生能源佔總能源產量的份額,預計在2015年達到4.3%,2020年佔6.1%,2035年則為11%。

南韓電力市場一度採用上網電價補貼(FIT),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2012年,更引入可再生能源組合標準(Renewables Portfolio Standard,RPS),目標是於2035年可再生能源增至能源組合的11%。根據RPS,發電量超過5000兆瓦的電力公司(在2010年有14間),在2012年的可再生能源產量必須最少達到2%,在2022年要擴大至10%。符合RPS要求的可再生能源種類,包括太陽能、生物、風能、水能、燃料電池、氣化或液化煤技術、海洋、廢物、地熱和氫氣液化能量。不同的可再生能源技術被分配不同的比重,藉以推動個別可再生能源技術的發展。

RPS的主要設計特點,是電力公司須提交可再生能源證書(REC),以示達到其RPS目標。獲取REC的方式,包括通過REC市場購買證書,或由該公司投資可再生能源設施自行生產。

總結

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投資成本無疑比化石燃料高,單純依賴商業計算自行投資,未必適合本港。從海外經驗所見,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須透過政府制定合適的政策、目標和法例,引入相關技術和投資,才能成功,例如仿效台灣和新加坡監管公平接駁電網售電,令本地電力市場有條件引入可再生能源。

雖然政府已訂立減排目標,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但仍欠缺積極和具前瞻性的政策推動可再生能源。單靠電力公司自行決定,縱使能達到減排目標,也未必會採用最適合香港長遠發展的模式。亞洲各地例如台灣採用FIT促進多元化能源選擇的能源政策,以及南韓的RPS偏重個別類型的可再生能源政策,均值得香港借鏡,有助定出香港發展可再生能源的路向。

如每度電費增加約 $0.03,香港的能源組合便可能有約 5% 是可再生能源,你會支持嗎?

現時發電成本1:$0.666
歐洲補貼可再生能源(太陽能或風能)的發電成本約$0.414 - $1.269(平均$0.8415)
假設香港可再生能源佔能源組合5%2,發電成本約$0.693

註: 上述推算是假設電網分銷及零售成本(電網費)不會因能源組合的變化而大幅改變,而以上所列發電成本是以港幣計算的每度電發電成本。
 
1. 基本電費 = 發電成本 + 電網費。假定發電成本佔基本電費50%,以中電2014年基本電費每度電$0.884和燃料費$0.224計算,即發電成本為$0.884 x 50% + $0.224 = $0.666。
2. 假設香港的可再生能源效率為歐洲發電效率的70%,發電成本為$0.06($0.8415÷70% x5%)+$0.633($0.666 x 95%)= $0.693。